首页 > 书库 > 《驱魔师阴家》青之驱魔师第二季 同志 驱魔师阴家T吧

驱魔师阴家

悬疑灵异已完结

新书《驱魔师阴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如今,主角寒石,灵佩,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寒石伤得不轻,却连在琥珀背上,也依旧紧紧抱着那株琼树,微微呻吟着。似乎,经过刚才的那场大水的扑灭,他的身上却依旧在燃烧,细细的滋

|更新:2020-01-18 00:07: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驱魔师阴家》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如今,主角寒石,灵佩,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寒石伤得不轻,却连在琥珀背上,也依旧紧紧抱着那株琼树,微微呻吟着。似乎,经过刚才的那场大水的扑灭,他的身上却依旧在燃烧,细细的滋

《驱魔师阴家》免费试读

寒石伤得不轻,却连在琥珀背上,也依旧紧紧抱着那株琼树,微微呻吟着。似乎,经过刚才的那场大水的扑灭,他的身上却依旧在燃烧,细细的滋滋直响,不断发散出焦糊的气味。

黑衣女子竟没了勇气回头,只是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来,扔给对方,“将里面的药丸都吃了,可暂时止痛消肿。”她知道生生的被火灼烧得感觉,现在,寒石身上怕是都刀割蚁噬一样的痛。

对方也不答话,用烧起一片燎泡的手拔了瓶塞,看也不看,就将整瓶都倒进口里。

即使他舍身相互,那琼树也是不可避免的伤损的利害,半边都焦了,残存的嫩叶都已枯萎,连根都受到了重创,怕是……活不成了。

想到这里,莫名的,黑衣女子的心就是一酸。

在“数峰山”山腰的院子里停了,寒石却快速的滚下背来,拖着一条受伤的腿,急急忙忙的将那几近死去的花树安置在坑里,忽而就起了身,一拐一瘸的进了屋。

屋子里顿时是一阵乱七八糟的喧响。

黑衣女子只是站在花树前,难过的看着,不曾说出一句话。

忽而,寒石就拖着一条腿,提着一把菜刀出来。

“你干什么!”看着对方那张几乎毁了面容的脸,黑衣女子惊诧,眼睁睁的看着他跪倒在那琼树前,一刀将自己腕子上的血管割裂!

那一刀急迫,下手极重,几乎就将自己的经脉一并割断,寒石却不在乎,忽而就将鲜血淋漓的手腕伸出来,让血淋漓在琼树的残枝上。

“你到底干什么!”灵佩急了,却不敢伸手去抓对方烧得溃烂的手腕,瞪大了眼睛。爱犬也凑过来,用牙齿咬了他的袖管,拼命往一边拖。

“你们别动我,我是在救它!我们祖传的花谱里,说人血可以治愈烧伤,我一定要救活它!”不管不顾了,寒石只是有些疯狂的让自己的血爆流着,眸子里却有着坚信与坚持,一边挥洒着自己的血液,一边仔细的看顾着琼花。

血无休无止的流下去,男子的脸色也苍白了下来,忽而,男子用力咬紧了自己苍白的下唇,直至出血,以疼痛来阻止渐渐厉害的昏沉。

“简直疯了,简直疯了!”黑衣女子大声怒吼着,看他如此糟践自己的性命,就只是为了这株花,为了他家祖谱上那个可能根本就不管用的办法。

“疯就疯了,”然而,脸色苍白的男子却勉强的笑起来,缓缓的念出一句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你们怎么看就怎么看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念诗!”黑衣女子陡然有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却不忍心看着他如此死去。

身边的爱犬忽而就是一声低吠,朝着她手腕的方向盯着,用力的拱她的裙裾。

“既然你都这么想……”猛然一咬牙,黑衣女子伸手,将腕子上的那一串紫水晶碎片猛地扯了下来,却犹豫了一下,转身问,“寒石,为了救这花,你什么都肯牺牲吗?”

“你废什么话……”寒石却倏忽失笑,虽然底气不足,声音里却还是坚决。

“好。”灵佩终于从那黑丝线里扯下一片紫水晶的碎片,斟酌了一番,却又掰成了一半,将那一半碎片,猛地就压在了寒石手腕的伤口上。

奇了,那块紫水晶竟然融化在了寒石的血液里,随着鲜血的涌动,翻起一片紫光来。紫色的血液一旦沾染琼树,烧灼的地方就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愈合起来,就连一时萎顿的男子,也是精神一震,身上的伤痕奇妙愈合着。

“你这人!这么奇效的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精神也是一震,寒石却恼怒起来,横眉冷对的。

“你这个混蛋,以为我见死不救吗?只是,如若是凡人运用紫水晶的再生能力,却只是提前消耗自己的性命!”黑衣女子也跟着吼起来,丝毫不让的*视对方。

“呵,就算是明日便死,只要能看着它开花,我也心满意足了。”然而,对方却陡然低了眼,心满意足的看着手底下渐渐复生的琼花树。

寒石看不见的虚空里,旁边的花丛里,就有一袭白色宽大衣袍缓缓升起,鬓间依旧别着一串绿叶润红的果。随着男子鲜血的注入,白袍女子的脸色就红润一分。

忽而,花间的白袍女子,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样,对着灵佩温婉一笑,静好动人。

黑衣女子微微一怔,却慢慢的从怀里摸出一包药粉来,丢到男子怀里。“行了,别在‘输血’了,她已经活过来了。”黑衣女子淡淡的说着,脸上却有如释重负的安然。

“啊?”寒石一怔,随即反问,“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罗嗦什么!”黑衣女子不耐烦,却忽而拧了一下眉,低声询问,“你口中的琼蕊,到底是谁?”

男子一边包扎着手腕上的伤口,一边却笑了,一指琼花树,道,“就是它啊,琼蕊是我为它取得名字,还有小字呢,天香,国色天香的天香。”

灵佩终于恍然一笑,却有些无奈的摇着头,叹息,“什么乱七八糟的,文绉绉的,酸死了。”然而,说完了,黑衣女子却转了头,静静看着站在花丛里的琼蕊,心底便是一声叹。

琼花花神,琼蕊呵,你可是骗得我好苦。

然而,白袍女子却听到了她心底的声音,忽而就狡猾一笑,淡淡的开口,“阴姐姐,我可没骗过你呵,只是你想当然的认为我是苏家的人,虽然我没有否认,但也没承认。”

莫名的,灵佩莞尔,微微摇着头。

“喂,”从来没见过黑衣女子这样笑,寒石陡然就打了一个寒战,高声,“你不要对着没有人的地方这样笑,怪让人毛骨悚然的。”

听得那样的话,黑衣女子回过头来,却惋叹了一声。

“我要走了,在扬州耽误的太久。”猛一扬手,千里迢迢的,那颗“雷火珠”竟然飞回了她的手心。灵佩将珠子往爱犬口中塞了,才淡淡的叮嘱,“山下我已经设了‘蜃境’,估计苏唯倾再来,也找不到你们。况且,我用‘雷火珠’烧了他的两座园子,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苏家都要进行整饬再建,也顾不上你们了,便平安罢。”

说着,黑衣女子伸手揭了爱犬的封印,一跃而上,微一点头,便驾骑而去。

“阴小姐!”猛的,人在空中,背后的寒石却戛声呼唤,阴灵佩回过头来,却见他指着琼树惊喜高声,“你看,花开了!”

果然,琼树枝头,一朵琼花迎着风,颤巍巍的绽放,如玉似雪,冰肌玉骨。

灵佩的心便是一颤,回头望去,只见琼蕊已经微笑的挨着寒石站了,素白的手伸出来,朝她挥手告别。

那一袭纯白,一袭淡青依偎着站在一起,真是相配。

忽而,不知怎么的,在风中奔驰的黑衣女子,就想起了一首词,上半阙已经记不清了,只那下半阙的几句,现在却分明的跳入脑海中。

“……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

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又恐被,西风惊绿。

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

共粉泪,两簌簌。”

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

那首词,似乎是一首《贺新郎》。阴灵佩忽而就这样静静的想。

尾声

“大景承德帝三十年,大景灭,北荒入主。‘数峰山’烨火,连焚五日,寸草湮灭。

琼花,自此绝。”

——《四州志•奇葩卷》第一百一十二卷上历史上,对于琼花的描述,到了最后,就像那个朝代的末尾,匆匆的就了结了。只剩下这样寥寥几个字。

然而,有山下的居民说,“数峰山”大火的那天,有人看见山上升起一白一青两袭飘若仙羽的羽衣,似乎是两个绝伦的神仙,携着手升上天去。

一传十,十传百,被毁于一旦的“数峰山”却成了人们顶礼膜拜的仙山。

然而,这一切,究竟是空穴来风,还是以讹传讹,怕是,只有当事的人,才知道了。

《驱魔师阴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