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月七还晓》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 HE 三月七还晓18禁

三月七还晓

职场连载中

主角叫童然,陈诺的小说是《三月七还晓》,它的作者是东耳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递给我水的挺斯文的小孩叫童然,童然家干啥的,她妈是开制药公司的,他爸是一外科医生。这小破孩儿要什么药没有,他硬是在那瓶水里下了

|更新:2020-01-26 00:06: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童然,陈诺的小说是《三月七还晓》,它的作者是东耳最新写的一本职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递给我水的挺斯文的小孩叫童然,童然家干啥的,她妈是开制药公司的,他爸是一外科医生。这小破孩儿要什么药没有,他硬是在那瓶水里下了

《三月七还晓》免费试读

那递给我水的挺斯文的小孩叫童然,童然家干啥的,她妈是开制药公司的,他爸是一外科医生。这小破孩儿要什么药没有,他硬是在那瓶水里下了药——Chun药。什么德Xing!那体育老师幸的有师德,没闹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我就完了,直接被拎到校长那儿去了,我给他们解释,可我连他们名字都叫不出来,我带他们到树下找人,可哪里还有什么人咯!小姨没办法,好说歹说才把我收下了,不过,得在全校念校告,原因么,当然不能公开,就以不尊师重教处理好了。

所以,我一进校就全校皆知了。

可这梁子就结下了。从小到大,谁见我不都说句好,还从来没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过人呢,一口气憋在心里,愁肠百结至极。

所以有一天,课间做Cao的时候,我偶然看见了童然几个的身影,霎时,憋在胸口的那口气就这么蹭蹭的呈对数增长起来。我满眼通红的冲过去,在他们还没意识到的时候,逮住童然的手,攒足劲儿咬了下去。他们几个惊觉,使劲儿的想把我拉走,可我当时记着仇,委屈着呢,我死死的咬着就不松口,双腿还勾着童然的腿,担心被拉走。童然疼的叫了起来,我也一边哭了起来,声音嗡嗡的,委屈凄厉的不行。陈诺后来形容,这情景,怎一个混乱了得哦!

后来嘛,童然家长就来了,正好,他爸外科,给他看看手伤正好用上。小姨来办公室的时候,我相当冷静的坐在边上看着这童然他爸给童然处理伤口,小姨过来抱抱我,几护短的说:“没事儿,一会跟小姨回家,小姨回家给你烧排骨,你是要糖醋的还是红烧的。”我看着站在童然旁边其余几个破小孩,咬牙切齿的说:“红烧,统统红烧了,我要拿油使劲儿炸过再烧!”陈诺跟我说,那天他们几个真被我吓着了,没见过我这么不要命的,盯着他们几个,似乎真恨不得吧他们给扔锅里炸了。而童然的手,真真给咬的狠了,后来童然见我生气,就忙不迭的哄我,生怕我记恨上。

小姨究竟是怎么解决这事的我不知道,只不过最后我们六人都念了校告,理由着实冠冕堂皇了一点,我的是“寻衅滋事”,他们五个的是“欺骗同学”。总之这事算是皆大欢“喜”了。不过那以后,小姨估计觉得我咬得太狠了,三天两头的让我给童然顺带其余四个捎东西去,而陈诺童然几个人估计被爸妈知道了先前的事,被勒令检讨行为,所以,我们小孩心Xing不可避免的开始熟识了。

那时候,我才小学二年级,他们小学五年级。

时间往后,就像好朋友之间的分享,我时常带着他们几个去我家蹭饭,小姨饭菜做得好,离学校又近,兼之又是以大中文系教授的身份给着几小孩免费指导什么的,他们家长自是放心。不过,日渐接触中,我却和陈诺走的渐近。

小姨一直对陈诺不似童然几个来得亲热,我不知道为什么,小姨只是时不时的提醒我不要和陈诺走的太近。但我却觉得陈诺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很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认知感,我就是觉得,我和陈诺要好是必然的,不亲近就像是在逆天而行。

陈诺家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只不过他一直都是很寡淡的一个人。我知道他有一个妈妈,躺在医院里,浑身插着管子,呼吸平稳却又微弱,她失去了一切知觉和意识,永远沉迷与自己的世界,不知道何年何月会醒来,不知道还会不会醒来。

《三月七还晓》 免费阅读章节

《三月七还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