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晓梦非白》晚晚宴非白 RPS 晓梦非白MB

晓梦非白

重生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晓梦非白》的小说,是作者君书昭和创作的重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付了钱,手中的锁和钥匙亮的可爱。突然,周围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四周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她眼前浮现的尽是青黑色的厉鬼,怨气扑面而来。而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09-03 06:06: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晓梦非白》的小说,是作者君书昭和创作的重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付了钱,手中的锁和钥匙亮的可爱。突然,周围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四周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她眼前浮现的尽是青黑色的厉鬼,怨气扑面而来。而

《晓梦非白》免费试读

付了钱,手中的锁和钥匙亮的可爱。突然,周围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四周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她眼前浮现的尽是青黑色的厉鬼,怨气扑面而来。而此刻,苏翎却不再敢随意出手,若是在这怨鬼丛中晕厥,后果可想而知。

忽而,耳边响起急切的呼唤声,眼前一花,再睁眼,发现苏陌此刻一脸焦急的捏着她的肩膀,只是开口唤的却是她的字——昭和。见苏翎醒来,他直接将她揽进怀中,抱的更紧:“我万不该将你一人丢在此处,没事便好。”

待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苏陌才将手心中捏的已经湿热的珠子放在她的手心:“昭和,我抢到了。”他的笑容极好,像极了狡黠的狐狸,他细长的眼尾含着笑意。手中的其实只是一颗普通的珍珠,苏翎看着它却有些发愣。

昭和昭和,这应该算是她的乳名,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被人喊过,这个名字险些就尘封在她的记忆里了。儿时那个嬷嬷粗糙温柔的手掌突然就这样在脑海中浮现,那些已经模糊了的记忆突然就这般毫无征兆的一跃而出,那是个和蔼的妇人,于她而言是亦父亦母的存在。

“姐姐……可是不愿我这般唤你?”苏陌开口拉回她的思绪。

见苏翎沉默,苏陌只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换了话题:“姐姐怎还不送给我,那银钥匙不是难道不是为我买的?”说着已经弯下腰,一副等她给他挂上的样子。苏翎很不满意的皱眉,怎么还有人这般无理,她何曾说过这银锁是给他的?不过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给他戴上。

“姐姐既然送了我钥匙,是否说明我可以在你心里,占得一席之地?”苏陌突然出声,声音不大,瞬时便随风散了,像极了一时间的幻觉。愣神间已被牵起了手向回走去。

霎时响起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伴随着绚烂的烟火在苏翎的眼中流淌。右手被苏陌握的有些潮湿。她咬一口手中的糖葫芦,呼出了一口气,这糖,太过甜腻了些。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

入夜,苏翎被这幽幽歌声惊醒,她发现苏陌站在窗口,背后伏着一只青衣鬼。似觉察了她的目光,那鬼转过脸,朝她一笑,化作一阵青烟没入苏陌体内。

苏陌转身,双眼血红,印堂发黑,脚后跟浮起,典型鬼上身的症状。“大人~”他勾起一个笑容,行一个礼,“奴乃戏子青衣。”只是那笑容诡异地渗人。

“从他的身体里滚出去!”苏翎沉下眉头,看着那青衣。

森森鬼气在夜中弥漫,此刻的夜寂静而黑暗,犹如被遮住了双眼,皆是一片浓墨似的黑暗。

青衣咧开嘴缓缓走向苏翎。哭丧式的笑容就在她前侧,他伸手捏住苏翎的下巴:“滚出去?大人这是下了逐客令?可奴的戏还未唱,大人你怎忍心赶奴?”语毕,即是一阵尖锐的笑声。他一步步逼近,将她围困在床尾桎梏住她的双手:“大人请听奴吟一曲山鬼。”

“放肆。”苏翎的眼底已是染了薄怒,小小青衣竟敢如此造次。

“奴偏要这般放肆~”青衣拖长了尾音,嗲的让人发麻,“大人的身上,可香的紧。”

苏陌的皮相本便是极好,那双狐狸眼被青衣做出上挑的妖娆之态,引得苏翎眉头一跳。

口中默念咒语,一大串黄符飞出形成镣铐将青衣狠狠锁住,鬼气也销蚀了一大半去。青衣吃痛,魂魄虚幻的闪了闪,而后面目狰狞的向苏翎咬去。苏翎挣脱他的手,顾不得手腕上撕裂般的疼痛,五指结出一个手印,向他的脸拍去,却忽而又变了方向,于是猝不及防地被青衣狠狠咬住。

青衣的唇齿间一瞬便弥漫了浓重的血腥味。苏翎脸色一白,右手飞快点上青衣的脖子,火光闪过,青衣的脖子上留下深红色的印记,他吃痛的松口,却更是笑的狰狞:“何不直接拍散奴的魂魄~大人可是不敢?”因着突然的收手,手中的道法是散了去,没有道法加持,肉体凡胎的手毫不意外的被青衣的怨气划出一道伤口。

苏翎漠然,那鬼却笑的更是狂妄:“是啊,你不敢你不敢~强行拍散奴,他便是苏醒也会成为痴傻,大人还不如别白费力气,直接从了奴~”那语速又急又快,还带着扭曲癫狂的笑声。

此时,她却直直按向青衣,手中的血液为引,飞快的勾勒出富丽繁杂的花纹,而后面色冷然如霜,怒喝道:“退!”

一道黑雾从苏陌的身上弹出,那青衣跌落在地上,敷粉的白面上皆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只为了驱逐奴,大人竟舍得用心头血?!”

苏翎保持着将他推出的姿势,左手猛地握成拳,仿佛捏碎了什么,一道白光自手中湮灭,与此同时那青衣立时化作一阵青烟瞬间散了去。

心头血,位于无名指连心处,共十八滴,蕴含着代表生命的阳气精血,用一滴少一滴,短时间内不能恢复。那青衣如此惊讶便是因为,只为了不伤害被附身的苏陌的魂魄,她竟舍得用九滴心头血。

而这十八滴心头血耗尽之时便是生命终结之时。并且在修养的这段期间,她的身体和魂魄都会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

此刻脸色白如金纸的苏翎再扶不动苏陌,伸手拽过一角被子替他盖好后,自嘲一笑,她一定是疯了才会不假思索的用一半心头血驱逐一只青衣小鬼。之后眼前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幸而自那日之后的五日,在苏翎虚弱之时没有再出现更高级的鬼魅。

旅行结束,苏翎回到宫中整日待在宫殿修养身体,看书打发时光。一日,殿内宫婢正帮她梳妆,那宫婢说道:“大人,御花园的飞雪香开的正好,可要去瞧瞧?也好去去这整日的乏味。”

“好。”苏翎神色倦怠,语调略略的低沉。心头血亏损了一半,三月之内怕都是虚浮的状态。御花园距离苏翎的行宫并不是太远,出了院落几步便可闻见空气中传来的,隐隐约约的甜腻气息,飞雪香花香如蜜,倒是名不虚传。不过那花却极小,若不站近了,根本发现不了藏在绿叶下那团小小的,犹如丝絮的白花。

“月妃娘娘吩咐今日不得有等闲人打扰娘娘赏花。你是哪个宫的,如此不知规矩?”一声呵斥,语气中满是狐假虎威的得意洋洋。

这声音的主人站的并不远,站在苏翎视线可以触及的范围之内。后宫之事,苏翎从未涉及分毫,更是不会主动介入这等定义上属于凡尘俗世范畴的事情上,于是苏翎十分自然的忽略了这个小宫女,依旧依着自己的动作,神色深邃的看着花圃中的飞雪香。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接着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笨手笨脚的奴才,娘娘可是吩咐你清了这园中的闲杂人,免得污了娘娘赏花的心情。”

小宫女捂着脸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身前一个一等宫女打扮的女子一脸怒意的看着她,身侧,站着一个穿着华美的女人,珠翠宝玉琳琅,生了双顾盼神飞的杏眸,只是那漂亮的眼睛中神色冷漠甚至有些阴森,冷冷看着不停磕头的宫女。

似察觉到苏翎的目光,那女人转身,走近一步,正好步入苏翎的视线范围内:“见了本宫,为何不行礼?四宫之内,除了皇后,其他人都需向本宫行礼,你可是要坏了规矩?!既坏了这规矩,本宫执掌凤印,便不得徇私。”

许是苏翎的服式太过日常,也或许对方并不知道苏翎的身份。总之,这嚣张的态度苏翎听罢不由觉得好笑。她苏家即便是觐见圣上也无需行礼,何况只是个后妃。

苏翎无意理会,转身欲走,却被一群宫女太监拦住。苏翎身侧的宫婢脸上染了几分怒意,两方情绪十分紧张。

“姐姐怕是弄错了,不过一场误会。”这一声,生生教人酥了半边骨头。转目看去,先入眼的便是玉华玲珑裙,而后是这女子举手投足之间的风情。一双秋水剪瞳盈盈似水,要活活勾了人的魂去,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扇子般的阴影,她眼波流转,微笑着望向众人。这般姿容倒让人想起了神话中那霍乱美人狐妖苏妲己,一颦一笑皆能摄人心魄。

紧张的气氛瞬时被这女子的一句话松弛了下来。

“云岫妹妹,倒是巧得很,今日你怎有兴致来此处赏花?”月妃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意,语调阴阳怪气。

眼前这绝色女子不答话,只是盈盈的一双水眸含笑望着苏翎,而后缓缓下拜,一副弱柳扶风惹人怜爱之姿:“云岫给祭司大人请安。”

旁侧的女人脸色猛的一变,极为快速的反应过来,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捏住自己的袖口,狠狠一甩,行了一个礼后说道:“是妾身浅薄,还望大人见谅。”说完也不等苏翎回复,脸色极为难看的拂袖离去。

《晓梦非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