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超甜的呀》我超甜的上一句是什么 同人女 我超甜的呀强受

我超甜的呀

短篇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超甜的呀》是商之若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桁,江酒,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桁今天刚刚放学出来,便瞧见江酒在校门口等着他,以为自己也花了,后来掐的自己脸。 嘶,疼,好吧,并没有做梦。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4 00:0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超甜的呀》是商之若舟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桁,江酒,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桁今天刚刚放学出来,便瞧见江酒在校门口等着他,以为自己也花了,后来掐的自己脸。 嘶,疼,好吧,并没有做梦。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

《我超甜的呀》免费试读

苏桁今天刚刚放学出来,便瞧见江酒在校门口等着他,以为自己也花了,后来掐的自己脸。

嘶,疼,好吧,并没有做梦。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了些什么,然后发现自己今天有点蠢。

捂脸

看向江酒,唔,好吧还是这么个矮啊。

今天江酒大清早起来,看见就江妈在洗碗,只见江妈招了招手,江酒走过去,却听江妈说“今天隔壁家的苏桁他爸妈去z市做报告去了,今天下午放学记得把他接到我们来吃饭。”边说身上的动作却不停。

“哦,那他吃完之后?”

“唰唰~”又洗了个碗,还不忘笑盈盈的说。

“当然是你老妈我腾出房间,让他这几天住我们家呀。”

“……”

老妈呀,我以前回来你没有这么积极,到底谁是你的亲生的。

打开水笼头,把碗放进去,不知想到什么,然后双眼睁的老大,狠狠的剜了江酒一眼。

“在路上不准欺负他呀!”

“……”江酒侧过头,假装听不到的样子,左耳进右耳出,我听不见也听不见……

“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态度十分的敷衍,转身走了,还不忘小声嘟囔“才怪,我就要欺负他。”

“……”别以为我没有听到。

江酒刚背起书包,就听到了来自江***一声狮子吼,连忙遁了。

好的,时间回过来。

江酒今天破天荒穿了校服,乌黑的长发此刻被编成了两个麻花辫,垂在肩头,一边各一个,头上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发夹。白嫩无瑕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一分一毫雕刻的几乎完美。

此时低着头,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捧着一杯黄色的奶茶,小口小口的吸着。

只见她时不时露出白白的牙齿,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小小的梨漩涡,若隐若现,干添得几分可爱的模样。

轻轻的咬着吸管,秀气的眉头紧蹙。

双腿似乎有些站久了,有些麻木,于是蹬了蹬腿,下半身穿着是天蓝色的牛仔裤,九分的。

依稀可见的时,那双腿其实很瘦,曲线也非常完美,穿着一双黑色的运动鞋,与那偶然露出白皙的皮肤相称应,好看极了。

另一只手拿着一杯奶茶,拿着有些累,于是走到了最近的树旁边,把它放下。

蹲了下来。

中途入过的学生,看了江酒一眼之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原因无他,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萌萌哒的一面。

✧٩(ˊωˋ*)و✧

苏桁直接走到了江酒的面前,阴影笼罩下来,江酒刚刚想骂是哪个王八蛋挡着晒太阳了。

入眼的是苏桁那张妖孽的脸,于是满脑子的怒火顿时峭壁的无影无踪,不见综影。

将奶茶放在旁边,和另外一杯挨在一起。

然后语气有些冲地说道:“喂,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

“嗯,我的错,起来吧,书包给我背。”

苏桁语气宠溺,或许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树下被被遮住的余晖洒在苏桁的身上,使那有些清冷的脸,变得许润和起来。

江酒不禁看呆了,回过神来,耳朵有点粉红粉红的。可爱极了。

小声嘟囔着:“这还差不多,长那么好看嘛。”

声音不大不小,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能够听见。

苏桁为此表示很无奈。

江酒站起来了,可是蹲着有一会儿了,有一些头脑眼花,习惯性的句话后倾去。

后面是一棵历史悠久的百年大树。

快到连自己都要都下意识的认为自己会倒在树上,却没想到有一个人比她反应更快,纤长的手指快速地护住了江酒的头,然后因为惯性,双手衬在树上。

emmmm……

在外人看来此时此景十分的赏心悦目,甜蜜如画。

可是在他们本人来看,对此表示很尴尬的。

尤其是江酒,调戏归调戏,但是要真刀真枪上战场,但是有些怕的。

江酒立马反应过来,推了苏桁一下。

精致圆圆的小脸蛋控制着对苏桁刚才行为的不满。

“哼”把书包甩给苏桁,给他留了一个后脑勺。

苏桁笑了笑,便把书包背在了前面,还不忘把地上的两杯奶茶端起。

苏桁的身体有些好转了,只不过力气活不能做太多,故此,江酒在怎么样生气也要顾虑一下他的身体情况。

因而,三步二回头便又要回了自己的书包。

然后背上,借此苏桁伸手放在江酒的脑袋上揉了揉。趁江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及时收回了手。

心里十分满足,而且在心中暗道:真软,真好鸭。

又想到了刚才的事情,发现江酒并没有什么反应,那点喜悦又被失望所替代。

情绪态度太过于明显,再加上沉淀在自己的世界中,因此并没有瞧见江酒那嫌弃的眼神。

江酒:苏桁莫是个的二傻子?只是摸摸我的头就笑了?豁然很缺爱。

于是每当江酒有事求苏桁的时候,都会把头凑过去让他摸摸。

然后发现苏桁有些低落,暗想:

不过,好像有点伤心?!!

我的错觉?!!

好像真的很伤心,为什么?!!

然后于是心里‘安慰’or‘不安慰’两个选项之间徘徊。

小脑袋思索的一下。

唔,安慰他!

于是走了过去,白白胖胖的小手搭在苏桁的肩膀上,一挽,把他往挽在自己脑袋的水平线上。

无他,是因为苏桁比较高。

两人此时的距离十分相近,只要苏桁轻轻的一动,变可以触摸到她的皮肤。

江酒踮起脚,粉红的唇瓣吐出来几个字。

“别生气了,嗯哼?”

却只见苏桁的耳朵,以及脸以下的脖子,以肉眼可见的,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原本好看的脸,此刻更加使人沉了,醉了,迷了。

真是好看极了,就是个‘妖孽’的转世。

路过的人纷纷的看向这一幕。

他们的动作十分的暧.昧,再加上少女那动作,使人一看便知,是女孩子主动的呀。好A!!!

啧啧啧,真养眼。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子的狗粮可以再来一盘,众人表示:我可以。

《我超甜的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