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飞白传》飞白体字体下载 全文章节 飞白传GC

飞白传

武侠连载中

《飞白传》是露为霜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飞白传》精彩章节节选: 近水镇背后的小山坳里,有一个古旧小庙,名叫小慈庙。 小慈庙,虽然经历了风霜雨雪,也剥落了从前艳丽的色彩,院落也一直没有扩大,却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5 16: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飞白传》是露为霜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飞白传》精彩章节节选: 近水镇背后的小山坳里,有一个古旧小庙,名叫小慈庙。 小慈庙,虽然经历了风霜雨雪,也剥落了从前艳丽的色彩,院落也一直没有扩大,却是

《飞白传》免费试读

近水镇背后的小山坳里,有一个古旧小庙,名叫小慈庙。

小慈庙,虽然经历了风霜雨雪,也剥落了从前艳丽的色彩,院落也一直没有扩大,却是周围村民最常去的地方,一直都是香火旺盛。

那庙里,供着几尊剥了漆的菩萨,有的威严,有的慈爱,有的肃穆,有的睿智,满足着普通人不同的愿望。

一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地方,就算再破旧,人们也愿意去。

因为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精神支柱。

小慈庙里的那几尊菩萨,就是每个人的精神支柱。

大清早,大丘叔就关了茶水铺,备了些简单的干粮,领着女儿,往山里去了。

太阳才刚刚露脸,并不十分酷热灼目,空气中甚至还荡漾着几分夏日里花香清甜。

丘羽羽穿了件鹅黄裙子,腰上匝一条月白的带子,虽不是名贵丝绸,却也清丽悦目。

她总是面色娇润,穿着樱草黄,最是晏晏动人。

“爹,咱们去小慈庙干什么?你一向也不拜佛!”丘羽羽扶着大丘叔,回头看了看渐行渐远的茶铺,好像颇有不舍。

“去访故人!”大丘叔笑着,从女儿手里取下包袱,搭在自己肩上。

“故人?”丘羽羽不解:“庙里的故人?”

“出门在外,你要记得,少言寡语最好,少有麻烦!”大丘叔没有回答,倒是叮嘱了一句。

丘羽羽点了点头。

她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娘,父亲就是她的全部人间,父亲的每一句话,她都相信。

Chun日里,他们一起放风筝。

夏日里,他们一起看荷花。

秋日里,他们一起摘果。

冬日里,他们一起玩雪。

父亲就是她的所有。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丘羽羽想不起,还有什么人,能这样爱护她,保护她,笑嘻嘻看着她耍脾气。

相依为命的血亲,应该就是这人世上最亲的至亲了。

世界上最快最好的刀子,都不能斩断。

傍晚时分,红云烧在天际,一片霞光,放射着金红的光焰,仿佛澄黄,仿佛血红,点亮了整片天空。

天地间,不管是什么,在这样一片又红又金的夕阳下,都会变得温柔而可信。

大丘叔遥遥望见了小慈庙斑驳的门匾,却不由慢下了脚步,他低头,轻声对丘羽羽道:“你先进去,在大殿等着爹爹!。”

“为什么?”丘羽羽不解。

“故人许久未见,还是妥帖点好!”大丘叔再叮嘱一句,拍了拍丘羽羽的肩膀,从怀里拿出一个灰布包。

里面的东西很轻,藏在柔软的灰布里,不知道是什么。

大丘叔却把这个东西塞进女儿手里,他的脸色严肃了。

他从来没有严肃过。

从丘羽羽记事起,她就没有看过父亲这么严肃的脸。

所以她也严肃了。

“你记住,要是天黑透,我都没回来,你就带着这个……”他神色凝重地指了指丘羽羽已经塞在衣服内侧腰边的灰布包,低声道:“去嘉兴,清锋斋,把这个给吕刀子。亲手给他本人!”

丘羽羽认真地点了点头,但是她的脸还是迷茫的。

她只有十七岁,她不懂的事情,实在很多。

那个灰布包里的东西非常轻,掖在腰边,恍若无物。

“记住我的话了么?”大丘叔又严肃地问了一遍,他的眼睛,丘羽羽倏忽就不认识了,他像是自己的父亲,却又不像自己的父亲了。

他的眼睛是那么灰暗,幽黑,深潭一般,冷凄凄,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又透着那么一丝慈爱,依稀可见的慈爱,就如同往日里的每一天。

两种感情,交织在他的眼睛里。

他看起来,非常复杂,复杂到丘羽羽觉得这不是他的父亲。

可是这的确是她的父亲。

他又认真地盯着女儿的眼睛叮嘱了一番,才拍了拍她的头,让她先进门去了。

丘羽羽回头,望见他的父亲站在温暖的夕阳里。

夕阳照着他宽阔的身影。

他的肩,原来这么宽阔,他的神色,原来是这么骄傲。

丘羽羽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的父亲有一个这样挺拔孤傲的身姿。

鹅黄裙子在傍晚夕阳下,蒙上了淡淡一层杏黄,成了一个精致无比的剪影。

丘羽羽轻盈身姿,提着裙角,穿过了小慈庙黯淡了光彩的暗红大门。

大丘叔一直看着女儿进了两扇朱漆剥落的对开庙门,等了好一阵子,才警觉地进去了。

他的手,藏在宽大的黑色粗布袖子里。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村野里的农夫,正行色匆匆地去庙里还原。

他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满足和喜悦。

不管谁见到他,都会相信,他一定实现了一个心愿。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空空的两手却已经攥成了拳头。

他从前是用刀的。

可是刀太显眼了,对于一个想要躲起来的人来说,总是太显眼了。

他有一把很小的精钢匕首,就别在腰畔,可是他一般不会用,匕首杀人需要的是适当的距离,还有出其不意的机会。

有的时候,可以充作一柄急劲的飞镖,可是,那也需要很好的机会。

所以,大多数时候,他还是相信自己的两只手。

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农夫的手,那才是天底下最出其不意的武器。

小慈庙在夕阳中格外安静,香客们都陆续离开了,缁衣芒鞋的僧人,也低着头,垂着手,匆忙来往,无声无息。

大丘叔站在最后一排僧房前,背着手,抬头正看见一排盖着鱼鳞般青瓦的房檐。

他没有看到故人。

但是他认识故人的字迹。

现在,他是大丘叔。

从前,他是蓝啸海。

当然没有人知道大丘叔是谁,但是不会没有人知道蓝啸海是谁。

蓝啸海跑了,带着一柄举世无双的飞白刀。

江湖中,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故事。

几百年来,官府和草莽之间,关于盐的争斗和勾结,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们相互残杀,又相互利用。

谁都知道,盐铁官营。

谁都知道,盐帮中英雄辈出。

更是没有人不知道,盐枭中的盐枭,是大雪帮的薛飘。

只不过,薛飘已经死了,死了很久了。

他那不争气的儿子,上个月刚刚被官府斩了脑袋,血淋淋挂在牌楼上。

大雪帮,江南最可怕的盐帮,早就不存在了。

可是,也没有人不知道,薛飘留下了三个可怕的徒弟。

大雪山庄的屠风扬,是薛飘的大徒弟。

据说是最懂得享受的人,一片豆干,都要用几十种肉香卤过。

露霜阁的陆擎,是薛飘的二徒弟。

据说是最懂得交朋友的人,九州之内,黑白两道,官家草莽,都有他的故人。

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都一样喜欢杀人,一样喜欢刀。

这件事更不是秘密。

如今江南的盐帮,就掌握在大雪山庄和露霜阁手中。

这件事,也没有人不知道。

大雪山庄和露霜阁,是不共戴天的,同样没有人不知道。

因为他们的师父留下了一把刀,一把据说是世界上最精准的刀。

飞白刀。

大雪帮里的人都用刀,都喜欢刀。

所以,吕刀子为薛飘造出了一把绝世好刀这件事。

却彻底毁了大雪帮。

屠风扬想要这把刀,陆擎也想要。

飞白刀,据说不管是薄厚还是软硬,都是人手能造出来最精准的。

多一分就太厚太重太笨。

少一分就太薄太轻太软。

刀法相当的高手,拿着飞白刀的人一定会赢。

因为它能让你出手最快,刺入最精确。

它的重量和锋利,都到了天工难造的程度。

可是,薛飘把飞白刀打断了。

他打断了刀,是为了不留后患。

他当然知道,爱刀的人,都会来夺这把人间没有第二把的刀,从他的徒弟开始。

必然是腥风血雨,无尽屠杀。

那把举世好刀,就变成了好几段,几段刀身和一个刀柄。

他断了刀,也就断了大雪帮的情分。

屠风扬和陆擎,分道扬镳离开了大雪帮,成立了自己的盐帮。

他们生气,因为师父把刀身断片给了他们最懦弱的三师弟,蓝啸海。

蓝啸海跑了,仿佛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迷雾般的江湖,没有人找得到。

他带着飞白刀失踪了。

如今,吕刀子,还留在嘉兴的清锋斋里,藏着飞白刀的刀柄。

虽然是藏着,却不是秘密。

江湖中,哪怕是资历最浅,初来乍到的人,也知道这个秘密。

只要刀柄和刀身还在,就一定能接在一起,能把他们接在一起的,只有吕刀子。

吕刀子确实再也造不出第二把飞白刀了,据说那是需要太多的偶然,拼凑在一起,才能刚好造出飞白刀。

但是他能把断了的飞白刀重新接在一起。

这也不是秘密。

所以,它们和吕刀子一样,都是宝贝,要好好养着。

大雪山庄和露霜阁当然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这么多年来,都争先恐后的巴结着吕刀子,私下里,又都四处悄悄寻找着他们的三师弟,蓝啸海。

一个人在世界上,拿着别人都想要的东西,可能是最幸运的事情,也绝对可能是最悲惨的事情。

不管是幸运还是悲惨,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你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这一刻,变成大丘叔的蓝啸海,站在一扇对开的僧房门前,心里当然明白自己不会有好日子过。虽然他躲了将近二十年,却还是没有逃出他们的掌心。

如果他说他一点都不想要飞白刀,估计不会有人相信,整个江湖都不会有人相信。如果他说他只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过小日子,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因为那个女人不但没有过上好日子,现在还少了一只耳朵,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确实拿着飞白刀那几段残片。

他想起他的师父,薛飘,神色郑重地把那几段残片交到他手上说的那句话。

“飞白刀只能是江湖祸害,只能毁了。”

没错,有些东西,太好了,就必须毁了。

如果不毁了,

《飞白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