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字箴言》一字箴言警句 傲娇受 一字箴言父子文

一字箴言

仙侠奇缘连载中

新书《一字箴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平庸的我们,主角青懿,林如赋,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慕秋雨插了句嘴。“师尊,再过几日就是十五了,过了十五再闭关吧?” “十五?”君如故唔了声,带着几分迟疑,“元宵?” 林尊主登时脸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7 16:04: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一字箴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平庸的我们,主角青懿,林如赋,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慕秋雨插了句嘴。“师尊,再过几日就是十五了,过了十五再闭关吧?” “十五?”君如故唔了声,带着几分迟疑,“元宵?” 林尊主登时脸

《一字箴言》免费试读

慕秋雨插了句嘴。“师尊,再过几日就是十五了,过了十五再闭关吧?”

“十五?”君如故唔了声,带着几分迟疑,“元宵?”

林尊主登时脸就白了一个度,乖乖,你师尊可从来不过节的,这人早就和节日脱轨了!

接下来君如故便啪啪打了他的脸。

“也好,反正就这两日了。”

林如赋下巴都要挂到腰上了,她她他她说什么???君长老要过节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君如故凤眸一凌“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嘿!”林如赋急眼了,“你就会在我跟前使脾气,怎么没见你在别人面前生过气?你就是捡软柿子捏你!”

“快滚吧,你在这我会活活气死的。”君如故看向慕秋雨,“徒儿,送尊主离开。”

“……是。”

“如故,你这就很过分了,这桃源一梦还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吗——”随着声音越飘越远,君如故吐出口浊气,看着青懿。“昨夜痛如万虫撕咬,整夜未眠。”

青懿最终皱着眉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眼神在君如故身上飘忽不定,欲言又止。君如故又不愿意吃药,青懿长老只得分出些灵力来为她暂时疗愈一番。

君如故总感觉青懿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到底是没什么事还是太过严重,让学识广博的青懿长老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白日未有影响,入夜那痛感便阵阵袭来。天知道君如故忍了多久才没直接把她整条手臂直接切下来。

次日君如故拒绝了青懿长老的疗愈,夜里反而没有了那般痛楚,她是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是青懿无法解释,那或许唯有找师父方能借此一惑了,不过师父早已失去下落,恐怕此刻应当在何处云游了吧。

魔界

魔殿

“我和你说了多少遍,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还放不下吗?人界都死了多少人了,你还没完了吗?你就一定要把自己这条命赔进去了才行吗!!”

一位身穿玄衣的中年人一边为床榻上半死不活的那魔输入魔气,一边嘴里喋喋不休骂骂咧咧,直到榻上那人悠悠转醒,他才从小声咒骂变成了高声嫌弃。“你看看你自己一天天把自己弄的,又脏又臭!你这是做什么?堂堂魔尊是要去掏粪吗?你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的吗?你这么想去对付君如故?你配吗?你有胆就行了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了她,我就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我也不会放过你!”

榻上那人悠悠转醒,茫然的看着那个比五百只鸭子还吵的黑衣人,被灵力震得五脏六腑都要炸裂的疼都不及眼前这人几番滔滔不绝的牢骚。

“义父……”榻上那人刚说了一个字又被那五百只鸭子堵了回去,这魔尊登时眼中发白,嘎嘣晕死过去。

“真是个废物,这么多年了也是个废物,有勇无谋的匹夫……”

元宵

懒死的君如故在苑内随手捏了只传音花瓣,“如赋,下午有空过来一下。”

此正是午时,樱花苑内只有君如故一人,那三个小徒弟都在膳堂吃着饭,林尊主也是在膳堂内啃着鸡爪正香时收到的传音。

君如故万年不一定使唤他一回,这传音用的语气又有点羞涩,林如赋当她是转了性了,立即扔了鸡爪飞奔到了樱花苑。

“咳咳!”道貌岸然的林尊主在门前整理了一番,确认了自己衣冠整洁后才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一本正经的压不住高声得意问道:“君大长老!我可以进来吗?”

在苑内的君如故脸都黑了,这厮何时敲过门?“自己滚进来,装什么装?”

“好嘞!”林如赋一点也不为君如故的语气生气,屁颠屁颠的自己推门进来,抬头只见君如故披着一件雪白的裘衣站在一株淡粉樱花树下,雪白的右臂前伸着,右手五指微蜷,仰着下巴去接那些瑟瑟凋零的花瓣。

不过也是怪,她手上一朵也没接着,反而满身都落花流水的铺了花瓣。远远一看还当启明仙尊穿了件粉色花裘呢。

林如赋半开玩笑道:“这是干什么?启明仙尊要和在下白头了?”

见着林如赋来了,她微微偏过头,曼声问道:“你会包汤圆吗?”

“……?????”林尊主极其无奈的替她抚了抚肩膀上的花瓣,“这事你问膳堂的厨娘比较好,她们比我会。”

“不熟。”

“什么?”

“我说,和他们不熟。”

林如赋算是明白了,谁和你熟谁就得被你提着使唤呐?“我也不会。”

君如故总算是正眼瞧了他,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你去学。”

“你怎么不去学?”

“不熟。”

林如赋犹豫了一会,黑靴蹭了蹭雪地,蹭了好一会才不满的傲娇道:“我可是桃源一梦的尊主,你让我去找那些老娘们学包汤圆?你脑子有病还是我脑子有病!我不去!”

君如故倒是一改常态,“你不会包汤圆。”

“你不是也不会吗?”

“我跟你学。”

“我也不会啊!”

君如故把他转了个身推出樱花苑。“你去学,学好了回来教我。”

她把他往前推,林尊主便蹭着往后倒。“那怎么不是你去学回来教我呢?”

“不熟。”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没事就想整我是不是?没事学什么包汤圆?我桃源一梦是缺你饭了吗?”

“砰!”一声,君如故把他推了出去,反手一关把他拦在外面。

晚课后

三个小徒弟推开了樱花苑的大门,未行几步便闻到一股肉香扑面而来。

梁初还是有些不习惯从弟子多人共住一间换成一人独住,而且一换就换到了启明仙尊座下。虽然是师父,但是这几日下来都没见到过师尊,也没叫过他一声。

反观柯莫儿倒是淡定的很,独自迈步向前丝毫没被这香气迷的停下脚步。

“下课了?”

君如故从屋内探出半个身子,两只袖子高高卷起,手指上还湿漉漉的沾些水珠,离得近了瞧见君如故鼻尖侧脸都抹着些许面粉。

慕秋雨唤了声,“师尊?”

“嗯。坐吧。”君如故倒是没见生,指了指苑内的东南角的一处亭台。“那避风,去那坐着等会吧。”

三人应了一声便去了,那厅内六菜一汤。奶白色的鱼汤居中。五道菜平铺在侧。切成块的红烧肉晶莹褐润,浓油赤酱,肥而不腻甚是香甜。炖牛肉一触即透,色泽红亮香嫩。金黄色的无骨微焦辣子鸡叠着深红色的辣椒滋滋冒油,看一眼便是满满的食欲。

最后君如故端着一个托盘慢慢走来,托盘上是四碗汤圆,她微微一笑将托盘放在理石桌面上。“许久不做菜了,今日元宵,一起吃点吧。”

话音将落,三个小徒弟还没在震惊中回过神,忽地“吱——”一声,红橡木门被人推开。林如赋拎着费鑫钻了进来。

林如赋也有点不好意思,费鑫更是涨红着脸手脚一个劲的往外倒腾,要不是林尊主一直揪着他的后领不让他跑,恐怕这孩子早就不知道钻哪去了。

“如故。”

“嗯?”君如故将四碗汤圆分放在几人面前,似乎一点都不对这两人突然前来带有疑惑,“来了就坐吧。”

这次慕秋雨看清楚了,君如故左手无名指上确实带了一个墨色指环,那指环并不完全是墨色,内里透着一圈金色的东西,像是字又像是图画,一圈金色十分细小,刻的东西恐怕要拿下来细细观察才能看得清晰。

许是注意到了旁人的目光,君如故微微摇了摇左臂,将广袖放了下来遮住了左手。

慕秋雨这才想起来,见过师尊多次了,但是从未见过她对着旁人露出过左手,一般都是用衣袖遮住或是背在后方。

“把盘子捎走。”君如故很自然的将手上的托盘给了林如赋,“锅里还有,自己盛吧。”

“有你这样的吗?这么多徒弟非要使唤我?”林尊主不满的哼哼两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是谁求着我要学包汤圆。”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吃不吃?不吃滚。”

没一会这人就屁颠屁颠回来了,“如故啊,费鑫这小子知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他吧。”

《一字箴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