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茉寻归处》茉寻 诱受 茉寻归处强受

茉寻归处

古代言情连载中

《茉寻归处》由网络作家莱若所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灼,连晨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太过分了!你说我哥怎么那么傻?为了那个女人,值得吗?”陈蓁蓁自从陈灼失踪后,心里着急又烦躁。 “蓁蓁,你从几天前就开始重复这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9-09 16: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茉寻归处》由网络作家莱若所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灼,连晨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太过分了!你说我哥怎么那么傻?为了那个女人,值得吗?”陈蓁蓁自从陈灼失踪后,心里着急又烦躁。 “蓁蓁,你从几天前就开始重复这句

《茉寻归处》免费试读

“太过分了!你说我哥怎么那么傻?为了那个女人,值得吗?”陈蓁蓁自从陈灼失踪后,心里着急又烦躁。

“蓁蓁,你从几天前就开始重复这句话了,不腻吗?”西宁叹道。

“公主,你说那个女的有什么好?为什么你父皇,我哥,还有还有霍少爷都一门心思扑在她身上?”

“你也觉得表哥喜欢心言?”西宁只在乎这么一个人。

“不,当然不是,霍少爷只是被迷惑了!那个女人简直是个祸害。公主,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并不讨厌她似的。你难道不希望陛下纳她为妃?”

西宁苦笑,“我没有理由要一个女人来威胁我母后的地位。难道你不怕你姑母在宫中的日子更难过吗?”况且,表哥对她终究是特别的。好像因为自己,她离开文府后吃了不少苦头,如果自己再任性,表哥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可是……姑母她自从入宫被皇上封为夫人之后,总是窝在寝宫中,谁也不见。皇上的心恐怕早就不在她那了!”

西宁对于上一代的宫斗并没有什么兴趣,她现在也没心情去想那些,“蓁蓁,你觉得本公主在表哥的心中还不如她吗?”不仅表哥觉得她特别,就连西宁自己都觉得。她是除表哥之外唯一一个敢顶撞她的人了。

“当然不是,公主是金枝玉叶,岂是她那种草民能比拟的。但是,她也喜欢霍少爷,公主您不会看不出来吧!?”陈蓁蓁坚持不懈的说着。

“蓁蓁,如果每个喜欢表哥的人都要除掉,那你呢?”西宁这句话倒是让陈蓁蓁一惊,原来一直以来自己的心思还是瞒不过一起长大的西宁公主,不过,在这方面,她从未想瞒什么。

“蓁蓁,有时候,并不是除掉一个人,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与其想着如何去害一个人,倒不如想想怎么讨自己所爱的人喜欢才是。你该回去了。”西宁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当年,自己意气之争气走了凌梓末,反倒让表哥心里有了根刺,变得更加在乎她。为此,她学会了善良,包容。只是没想到自己最先去包容的人,竟然是心言,那个就是凌梓末的女子。帮了她之后,内心总算不用觉得对不起她。只是,陈灼如此帮她,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又该会如何选择呢?“连表哥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坐。”

西宁知道每次连晨逸随竹锦进宫都会在她殿外静静的呆一会,今早听说他要进宫,这个时辰也差不多了。连晨逸听到西宁这么说,便走了进来。蓁蓁心知西宁心情不好,连忙告辞离去。西宁屏退殿内的侍女。

“连表哥,在西宁殿外驻足多时。不累吗?”西宁坐在古琴前,随手拨弄着琴弦,不规律的弦音似在倾诉她心中的不安。

“不累。我曾说过,只要公主需要我,我就会在公主身边。不离不弃。”连晨逸望着西宁的背影。

“你母亲不在这,不要和我说这些。”西宁深谙宫廷生存之道,自也明白竹锦公主的用意。

“我的心,无关我母亲。”连晨逸不解,为何西宁永远都不相信他的心,甚至要拒婚。

“那我也曾说过,除非城绝表哥娶她人为妻,不然我西宁绝不会放弃。”渐渐,西宁手下的琴弦奏出美妙的旋律。她是骄傲的公主,断不会委屈自己为他人做妾,即使是城绝的妾。

“你应该知道他......”

“梓末?哼!城绝表哥不过是待她特别些罢了,再说,父皇断然不会允许城绝表哥娶她,即使是做妾。”西宁刻意加重了语气,似要让自己去相信一般。

“是吗?”连晨逸只是反问,又道:“如此,那我也会等到你放弃的时候,告诉你,我的温暖,只留给你。”

旋律停止,西宁回过头,连晨逸觉得,第一次在西宁眼中,印出了自己.....

“霖寒姑娘的厨艺真的很不错嘛!”话说回来,心言感觉上已经有好久没吃顿像样的饭了。

“多谢。”霖寒同学一如既往的冷着。

“老妇这孙女最擅长的便是煲汤,明日让她煲汤,也好为陈公子补补身体。”老妇道,“梓茉,你是和陈公子私奔出来的吗?”

“咳咳……”这句话对心言来说,太惊世骇俗了,“老婆婆,你想多了。”

“一定是这小姑娘不好意思说,陈公子是吗?”

“在下同梓茉是很好的朋友,只是误遭人暗算而已。”陈灼温和的一笑。

“是吗?看得出来,你们似乎很关心彼此。”老妇继续说道。

心言更加犯着嘀咕,昨天一副吓死人的状态,今天又这么温和的开始八卦。这个老太太究竟再打什么算盘?

“好朋友自然是要互相关心的嘛!老婆婆,边吃饭边说话不利于身体健康,不能帮助消化的。快吃饭吧!!”心言明知道陈灼的心思,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妇的问题,或许埋头吃饭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老妇不再多言,似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餐饭上,沉默不禁加速了大家吃饭的进程。饭后心言想着帮着一起洗碗,聊聊天,看看能不能增进下感情。谁知霖寒一声“不用了”弄得心言不好插手,只好帮着将桌上的碗筷放进厨房,就扶着陈灼出去散散步。

“陈大哥,伤有没有好一些?”

“好多了,不多时,我们便可启程。”

“恩。早些离开这里也是好的。”每天遭遇着老妇的试探性的问话,总觉得有一天会内伤,“只是,我们该往哪里去?”

“自然是往北,如今霍少爷或许可以保住你。”陈灼无奈,自己终究是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他?”听到他,心中一紧,如果以这样的形式再次见面,估计又会被他骂个半死吧,“那你呢?”

“我?……不好!”陈灼话说一半,便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询问路人,连忙拉着心言躲在一旁草丛中。

“怎么了?”心言压低声音。

“那个人是大内总管,陛下终究为了自己明君的形象,找你的事情始终没有声张。”

心言定睛一瞧,果真是他。

“原来如此,他们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被一直这样追捕,也不是办法。”心言绞尽脑汁,究竟怎样才可以过上平静安稳的日子?

“嘘!他们过来了。”

“这位姑娘,可有见过这两人?”

“不知两位找着两人何事?”

这声音?不是霖寒吗?心言两人对她并没有完全信任,毕竟相处几日,他们之间绝不至交心。

“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家小姐,和此人私定终身,前些日子不知去向。我们家老爷很是担心,这不让我们出来寻他们嘛!姑娘可有什么线索?若有的话,我家老爷必有重谢。”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心言真是佩服当今皇上编故事的能力,明明自己强抢民女,到如今成了自己私奔?在这个时代里面,这完全是不知羞耻,还要被浸猪笼的吧?不过,这样讲来他们此刻的状况还真有几分相似,连那个老婆婆不都觉得了么?这个霖寒不会相信了吧?在封建制度下的女孩,更是无法容忍这种事情的存在吧!

“原来是这样,前几日,我看见一个男子受了伤,与画中人颇有几分相似,身旁还有个女子,似是这位姑娘。不过也不是很确定。”

“当真?”总管大人一激灵。

心言明显感觉拉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紧了紧,看起来陈大哥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

“相似罢了,不确定。”

“无论怎样,请姑娘告知此二人去向。”

“他们似往南边去了。”

“多谢姑娘。”总管报手相谢,“找到这二人后,必有重谢。”

霖寒看着总管的身影渐渐走远,自己也转身回了茅屋。心言和陈灼,心稍定,本来也没想往南走,而且,这霖寒居然帮了他们。在外面也不好久待,先回了茅屋。

一进茅屋,气氛甚是不对。心言的第一感觉是,那个总管来了。

“梓茉姑娘,老妇认为,你们在此已逗留多日,是时候离开了。”

逐客令?老妇端坐在主位上,身旁的霖寒更是一言未发。

“老人家,是因为今日之事吗?”陈灼道。这位老妇,虽平时话中有话,但全然未有赶他们走的意思,可今日,就在霖寒被询问之后。

“你们两人做此苟且之事,老妇无法在帮你们,你们走吧!”

“老婆婆,您误会了,真不是……”

“够了!早知今日,就不该当初,你可对得起,送你玉坠子的人。无需多言,收拾东西,走吧!”老妇态度甚是坚定。并非心言不想走,叨扰数日,却是该离开,只是一来陈灼伤势并未痊愈,二来,被误解离开,总是心有不爽。

老妇径自回了房,霖寒上前,“东西已经帮你们收好,请你们离开吧!”

言毕,也回了屋。这两人是有多不想和他们讲话啊!

送玉坠子的人?心言抚上颈间的坠子,这不是当日霍城绝作为信物送给她的吗?这老人家知道这玉坠子是人家送的?还是说她和他有什么渊源?

“走吧!”就在心言思考的时候,陈灼已将包袱拿好。没想到最后离开这里,居然是被赶出来的。

《茉寻归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