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王妃不好惹:冷情王爷难招架 精彩内容 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完整版未删节

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姚青青,平捷的小说《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此文是言七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文水池旁,夜风瑟瑟,几个花灯挂在池旁的柳树上,随

|更新:2021-01-10 18:01: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姚青青,平捷的小说《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此文是言七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文水池旁,夜风瑟瑟,几个花灯挂在池旁的柳树上,随

《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免费试读

文水池旁,夜风瑟瑟,几个花灯挂在池旁的柳树上,随着夜风花灯的光芒也微微荡漾着,文水池里的水也微微起了些丝棱。

君千鹭将姚青青放了下来,他对着身后那离他大概三步之遥的少年招了招手:“过来,本王踢你。”

“你当我傻啊!”纪一桐先是一愣,随后便轻蔑的看着君千鹭。

只是说话间,君千鹭却是到了他的身后,未有任何察觉少年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竟是往池里飞去。

姚青青震惊着,平捷王、她从未细想过那传说中的神祗到底有多厉害,只有那么一两句他很厉害的传说存在而已。可,以她在平捷王府月余的发现,君千鹭不过是一个很闲的人而已,而且很聪明、很理智、很冷漠、长得很好看,这动武---她是第一次见。

“还去拜那石碑么?”君千鹭走近了姚青青。

“自然。人生得意须尽欢。”姚青青笑了起来,她回府便要去领板子,此时何不在这孔庙中尽兴。

她会笑了?说明,此时、在她的认知里君千鹭应该还是容易相处的。至少她敢笑。

她需去取两味药,平捷王府除了她自己似乎没有人会在意她的生命,所以她得好好顾着自己的小命。当然,也不尽然完全没有人在意,比如给她下消磨的人不是很在意她的生命么?

嗯---按道理说、实际上在意她生命的人还是挺多的!

刚才的事仿佛不过是一场随意过去的闹剧,因为太过于随意而轻易已被君千鹭忘记了一般。此时的他,依旧能执起姚青青得手在孔庙里行走着。

漂亮精致的花灯,徐徐不寒的夜风,有情或无情的执手夫妻,其实这是很美好且惬意的场景,只是那文水池里那翻腾扑打的声音略略大了些,破了这静谧的情景而已。

因刚才的变故,孔庙中人已全数离开,就连守庙的人都避的远远的出去瞧那花灯猜灯谜去了。以至于姚青青与君千鹭去拜祭那石碑与孔子像都非常顺畅。

出孔庙,从人堆里往去医馆那边的路望去,姚青青心中顿生了繁杂的感觉,如同这纷繁的人群,没有由头、没有结尾、没有原则。

到医馆,是个漫长的过程。若不是因她去取的药不能让他人知晓,她也不必如此费心神。

人群,也好挣开牵住自己的这只大手。

姚青青绕有兴味的看着周围那些花灯,鬼斧匠人之前搭的桌椅已撤去,这边花灯处不少有情人正执手共猜花灯,倒是情意浓浓、使暖夜风。

君千鹭拉着她往那花灯处走去。

猜灯谜么?真是好雅兴。

姚青青笑了笑:“王爷好兴致。”

君千鹭没有说话,到了一个花灯前将那藏于灯内的红色纸条抽出,看了一眼上面的灯谜,他将纸条递给了姚青青:“猜。”

姚青青一愣,她不解的看着君千鹭。他这是做什么?他是又闲的---抽筋了呢?

“鬼斧匠人的花钿本王准备送你,可缺了理由。”君千鹭破天荒的解释着。

可这解释,似乎更让人想不开。姚青青惊讶的看着君千鹭:“王爷做事需要理由?”

君千鹭继续破天荒着:“本王觉得需要理由,王妃觉得不妥?”

“未。”见着君千鹭那似乎又将敛来深深寒意的眸子,姚青青立马恭敬的垂下了头应着他。

确实,他是王爷,他可以随意做事、他想要理由时便可以必须要理由,他不想要理由时也没必要要。他,可以极度任性,只要不惹怒皇上、太皇太后都没有多大关系。只是,他又岂会去惹怒他们?

虽然,按理说他这么闲去惹惹他们也算得一个好消遣。

“王爷---可曾去过那---柳绿花红的地……”姚青青忽然轻轻的问到。

她只是突然很好奇,像君千鹭这般年岁该是……这些年,他是如何消遣的?据岑雪眉说,府里的女人他都未碰过。若他没去过,只能说明他---确有隐疾或有龙阳之好。

君千鹭闻言便深深地看着眼前这确是摆着好奇之色的女子,她未有害羞与不好意思。

看来,与他同床她倒也开始适应他的亲近了。

“王妃提醒了本王一件事。”君千鹭眼里闪着浓浓的兴色,毫不遮掩。“猜。”

姚青青未得到答案,难免有些失望。不过仔细想想,却也约摸能估计出几分来。君千鹭应该是有问题的。

她伸手接过了那张纸条。

一手拿针,一手拿线(四字成语)

“王爷可会爱人?”姚青青看着那纸条忽然问到。

君千鹭没有说话,却像是在想这个似乎简单又似乎深沉的问题。

他会爱人么?

“还好。”没有听到回答,姚青青忽然没由来的说了句似乎是宽慰的话后便笑了起来。她看着君千鹭的眼:“望眼欲穿。”

“这花钿,明早本王帮你贴上。”君千鹭说到。

爱不爱人,似乎并无多大干系。

娶妻,相濡以沫、相敬如宾,这些皆为相处之道。培养感情,他为何要同她培养感情?君千鹭自然的牵过了姚青青的手。因为---他很闲。

“王爷,有没有听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姚青青忽然问到。

“王妃想要自己走?”君千鹭看着姚青青。

“王爷这样牵着我,我会多想的。”姚青青谦卑的低头,明显着疏离。

若君千鹭不牵着她,她便可以轻松的逃开。

君千鹭伸手挑起姚青青得下巴,细细将她看了一遍,那神色间确是谦卑与疏离不假,至于多想---他不觉得她会多想:“我们是夫妻,将来会很长,多想想也无妨。”

“王爷不是与我们保持着距离么?不爱,亦不让我们爱。”姚青青说到。此时唯有寻着机会吵一架,才算有正当机会走失了。

“王妃觉得与本王有距离?”

“人体的空壳子近在咫尺,手相携,心却是各自一方天。”

“这么说---亦算是有道理。”

君千鹭松开了姚青青的手,姚青青心中喜意突生。

“回府吧。”君千鹭转身离开。

《王妃难训:冷情王爷追妻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