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忆往忆悲伤》忆往忆悲伤免费阅读好久不见 第三十三章 不再逃避 忆往忆悲伤YD

《忆往忆悲伤》忆往忆悲伤免费阅读好久不见 第三十三章 不再逃避 忆往忆悲伤YD

发布时间:2020-04-04 16:05: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不忆语 状态:已完结

不忆语新书《忆往忆悲伤》由不忆语所编写的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晓君,邓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曾亦尘把因为踢足球踢得太热而脱掉的外套放在桌上,然后转身和张政等人去厕所洗手去了。 其实曾亦尘此时觉得很窘迫,自己的反应不仅让陈

>>>《忆往忆悲伤》在线阅读<<<

《忆往忆悲伤免费试读


曾亦尘把因为踢足球踢得太热而脱掉的外套放在桌上,然后转身和张政等人去厕所洗手去了。

其实曾亦尘此时觉得很窘迫,自己的反应不仅让陈晓君陷入了尴尬境地,自己其实也尴尬极了,所以他才正好以洗手为由匆忙的离开了教室。

陈晓君坐在座位上,半天才回过神,脸上的红晕也悄悄的褪下。

真的是一出闹剧啊,陈晓君这样想着。

这一出闹剧不仅惊动了邓丹杨伊等人,更是惊动了班上其他的同学,有些人或多或少的终于对陈晓君刮目相看了,对陈晓君也多了一丝注意,甚至私下里悄悄的八卦着她与曾亦尘之间的关系。

这一切陈晓君不知道,她只是觉得,或许大家当时会有一点乱想,猜测她和曾亦尘的关系。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这一切,对后来她与曾亦尘的关系却构成了致命性的威胁。

然而经过这一出闹剧,陈晓君和曾亦尘之间的关系却不那么僵了。

两人的关系缓和了很多,曾亦尘又会时不时的转过来看看陈晓君在做什么,直到脸上早已经挂满了笑意才幽幽的转过去。

陈晓君知道曾亦尘在看自己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慌张和羞涩了,脸依然会微红,但她不觉得那是因为曾亦尘而红的,只是教室里缺乏新鲜空气,然后她缺氧了而已。

陈晓君心里依然会有悸动的感觉,然而和前两周的她相比,现在她的心平静多了,对曾亦尘也没有了那么多顾虑。

然而真正的放下顾虑,是之后的一天读到了一本书中的一段文字,然后她深受感触。

慕容雪村在《原谅我红尘颠倒》中写道:

这世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爱自己也爱别人;第二种人只爱自己,不爱别人;我属于第三种:既不爱自己,也不爱别人。有时我觉得生命只是一场恍惚,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留不下,凡世种种,只为静等老死。

这段话对当时的陈晓君来说,真的是恍然大悟,深有感触。

她知道自己想做哪一种人,她既不愿做第三种人,也不愿做第二种人,第一种人才是她及所有人都愿意做也想要做的一类人。

或许此刻她想仰天长叹一声: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然而世间那么多痴男怨女,又有那么多比翼双飞,她何尝要逃避一段感情呢?

爱就是爱了,又有什么错误?她的心里一直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人类与生俱来都有的权力,能够喜欢上一个人,是一件既幸福又幸运的事。

然而因为一些太过于无奈的现实,她迫不得已要逃离这种感情,逃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然而看了慕容雪村的这段话后,她想明白了,不再逃避这份对曾亦尘的喜欢。

久而久之,很快到了这学期的后半学期,曾亦尘和陈晓君的关系一直有一种说不出的好。

陈晓君这一排和曾亦尘那一排的关系也是极好,每天早上第三节课下课后前排三人都会去小卖部买零食,每次都会帮陈晓君三人带,仿佛一种习惯,谁都没有不适的感觉。

那段时间,是陈晓君过得最快乐的时候,没有要去逃避曾亦尘的心思,就这样和他普普通通的相处,如同朋友一般,让她觉得特别的舒适。

两排人的关系也让她觉得如同置身于一个家庭中,而邓丹谭明几人就如同她的亲人一般。

陈晓君一直是一个孤独的人,从小到大在班级里,她除了那一两个好朋友之外,真正连算得上朋友的人都没有。

初中的时候班上规定成绩最好的同学可以最先选择自己的座位并在班级里挑选自己的同桌及组员,而她初中成绩很优秀,总是班上第一个挑选的人,但是那时候的她从来都只挑她的朋友坐在她身边。

然而现在高中不一样了,她的成绩在高手如云的年级里,都算不得什么,也没有按成绩选座位这种规定了。

仿佛越长大,越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

所以每次班主任孙明说换位置的时候,她都觉得很烦。

她清楚的记得高一有一次换位置,她被换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人身边,那时候别提她有多么埋怨班主任了,换位置后的那一个月,每当上班主任的英语课,她都没有听过,不是走神就是睡觉,仿佛这样就能报复到班主任似的。

那其实是一个孤独的人对孤独的惧怕,所以才使得性格不算太差的陈晓君会这样做。

所以这段时间的相处,两排人之间萦绕的是浓浓的友谊。

因此那段时间陈晓君觉得仿佛一直处在梦里似的,一切都感觉那么美好。

忆往忆悲伤

忆往忆悲伤

作者:不忆语类型:浪漫青春状态:连载中

不忆语新书《忆往忆悲伤》由不忆语所编写的浪漫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晓君,邓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曾亦尘把因为踢足球踢得太热而脱掉的外套放在桌上,然后转身和张政等人去厕所洗手去了。 其实曾亦尘此时觉得很窘迫,自己的反应不仅让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