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血海孤狼》血海孤狼电视剧介绍 第六章 叮嘱 血海孤狼BI

《血海孤狼》血海孤狼电视剧介绍 第六章 叮嘱 血海孤狼BI

发布时间:2020-05-29 08:02: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贰零肆柒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血海孤狼》的小说,是作者贰零肆柒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华灯初上时,混浊肮脏的苏州河终于被夜幕掩盖,除了因涨潮而滞留在几座桥之间的各色船只,河面上几乎全是河两岸霓虹灯光的倒影,这如同在

>>>《血海孤狼》在线阅读<<<

《血海孤狼免费试读


华灯初上时,混浊肮脏的苏州河终于被夜幕掩盖,除了因涨潮而滞留在几座桥之间的各色船只,河面上几乎全是河两岸霓虹灯光的倒影,这如同在污泥上泼了一层油彩,肥腻而诡异。对于这个人口三百余万的远东大都会来说,繁华的**才刚刚开始,小汽车、电车、黄包车、行人都从北岸往南岸赶,这顿时将外白渡桥、乍浦路桥、邮政桥(今四川路桥)挤得满满当当。

汽车喇叭急促的鸣叫,电车急停急行间,空中的电车线不断爆出白亮的火花,拉着客人的黄包车使劲摇着铃铛,瞅准车与车之间的空档风一样的横插过去,惹得电车司机大骂‘册那小赤佬’——为避让黄包车,这次红绿灯又过不去了。

所有人都急急忙忙,唯有路中央的红头印度巡警最为轻松,他们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对任何情况都游刃有余。短短的黑白哭丧棒被趾高气扬的他们利索的挥舞,哨子咬在嘴里不断的吹响,指挥着一波一波的车流人流涌向苏州河南岸。

这是夜上海的八点,李孔荣难得的领略了一次——另一个李孔荣貌似太过激动疲倦,刚刚吃完饭就睡着了,弄的他要和他的妻子敷衍两句才能出来。好在这个女人正一心在准备明日启程的行装,又觉得他出来是去找周应聪应酬,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异样。

绿灯转红的时候,李孔荣将耳朵上棉花取了下来,他对一侧的老司机道:“你还说接着说吧,那振德女校是什么样的学校?”

凌晨回家时,李孔荣额外加给了小费,吩咐老司机去做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打听振德女校以及徐小曼(徐佩佩的真名叫徐小曼,佩佩是小名)的一切,他要了解女孩的全部讯息。

“振德女校那是老早的事情了。”问到不少消息的老司机道,“今朝是叫振德初级中学……”

“初级中学?!”李孔荣脑际开始冒黑线,原来的他的小娘子只是个初中生。这岂不是说以后她要叫他叫叔叔!‘李叔叔,李叔叔……’他脑子里模拟了一下,惨不忍睹。

“是初级中学。伊(她)读三年级,马上要毕业了。”老司机并不认为两人的年龄有什么不妥——李孔荣脸嫩,看起来也就二十大几,相差十岁不要太正常。“听说伊学习老好,班上考试都是第一第二……”

“她们是女子班还是……”发窘的李孔荣递给老司机一只烟。

“是女子班,有二十多个学生,男子另外成班,大概有一百三十多学生。学校就在静安寺路一七一八号。私立的。宁波人办的。校长是叫……”老司机点上烟,吸了一口换挡踩油门开动车才继续说,“……是叫夏行洲,这个人勿晓得底细。校董主席是叫邵长龄,这个晓得,他是宁绍人寿公司的副经理,其他几个校董也大多是宁波人。”

“她是哪里人?”李孔荣追问着,昨天晚上两人只顾着说情话,他什么都没问。

“伊?伊宁波人。打听刚(讲)家里早先是做了些小生意,可怜啊!大前年、前年经济勿好,生意蚀了本,去年冬天伊亚(父亲)一病勿起,店也关特了,学费也缴不起了。可怜啊!”老司机看了李孔荣一眼,他感觉自己是在做善事,毕竟那小舞女嫁给李西桑是一个好归宿,哪怕是做小。

在老司机的科普中,车很快东到了扬子饭店,房间昨天晚上开了就没退。李孔荣坐电梯再走到335号房时(昨天晚上开房他估计是被服务生给耍了,给的是最贵的14美金的高级豪华大套间,而且还在最里),只觉得脑子一阵眩晕,身体实在是太疲倦了。

“哎呀!相公你就来了?”徐佩佩本以为是服务生,不想开门却是自己的男人,当即带着些雀跃。她注意到,今天相公穿的不再是军装,而是一件黑色的燕尾服、里面白色翼领衬衫、一个醒目的黑领结,头发则是新剪的三七分、油亮而整齐,可惜的是脸色很不好,唯有眼睛还闪着些光。

“给我泡杯咖啡。”李孔荣吩咐着。他很想睡下,可又不敢睡着,只得喝咖啡提神。

李孔荣脸色不好,徐佩佩一开门就看出来了,她泡好咖啡还端着喂他,这让李孔荣会心的一笑。他吐了一口气挽住自己女人的小蛮腰,道:“今天都在干什么?去学校了吗?”

“嗯。去了,然后又请假了。”徐佩佩依偎着他,小手还灵巧的在他头上按摩,嘴里念着‘阿呜阿呜,不疼不疼……’——她以为是李孔荣说过的头痛病又犯了。

“好了。我只是太累了而已,头不痛。”李孔荣抓着她的手,一只手亲了一下。“亲爱的,一会我们出去,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真的呀?”徐佩佩高兴的跳了一下,这时李孔荣才注意到她也换了衣服,虽然也是裙子,但不再是昨天那身舞女装,是一袭粉色的连衣裙,头发仔细的打理过,但没打理完——显然她刚刚正在镜子前精心打扮自己,听到门铃就出来开门了。

“我先休息一下,九点钟人少一些再出去。”李孔荣说着安排,“我们大概十点半钟回来,然后我教你三首歌,然后我再跟你说一些重要的事情,最后我们就……”

最后几个字李孔荣没说出来,但意思徐佩佩是明白的,她脸又红了。虽然有了一次实践经历,可她还说对那种事茫然不知,而且觉得那样很羞人很羞人,可相公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晚上哪怕再疼她也要忍着,她蚊子般的‘嗯’了一声,娇态可人。

雪佛莱出租车一个小时后从扬子饭店开出,目的地是霞飞路一三一号乔治艺术照相馆,这是法租界最大的照相馆,一个俄国人开的。徐佩佩似乎清楚相公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但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在下车后发生——照相馆外的彩灯下,小提琴响起的瞬间,男人忽然抓住她的手单膝跪在她身前,首饰盒里是一只戒指,他看着她诚恳道:“徐小曼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请嫁给我吧。我会保护你、疼爱你一辈子!”

徐佩佩触电般的呆住了,她幻想过男人出国回来娶自己,只是,她也记得姐妹淘以前说过男人都很坏,要了身子就会是另一副作态,可她相信自己的相公不会。他是真的不会,他现在就跪在自己身前向自己求婚了!

幸福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把她脸上的妆全冲毁了,在男人说第三遍的时候,徐佩佩抓着他的手,一边抹眼泪一边哭:“我愿意,我愿意……”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徐佩佩就全然不知道了,她好像变成了一个木偶、被幸福完全包围的木偶,直到身体再次撕痛,她才有些清醒。可这次她却坚强的忍住了,没有颤抖、没有打嗝,也不再感到羞怯和难堪,她甚至还笨拙的、主动的去迎合,这种迎合让男人更加热烈的爱抚她、亲吻她,直到最后的抵死缠绵。

“亲爱的,跟我说话,不要让我睡着了,睡着了我就会忘记你的。”激Qing过后的李孔荣无比疲倦,他想喝咖啡,但他又不想徐佩佩离开他,哪怕只一秒钟。

“说什么呀?”终于品尝到那种快乐的徐佩佩毫无倦意,她眼睛睁的大大,紧紧看着自己的相公。她这时才发现,床头灯是开着的,想到相公看到了自己身体的一切,她的脸又红了。

“随便说什么,过几分钟就捏我一下,不要让我睡着。”李孔荣闭着眼睛道,可他一会就睡着了,好在两个多小时后他安然的醒过来。

“相公你醒了啊?”徐佩佩笑看着她,她光脚坐在远处的书桌前,穿的是昨天晚上那件衬衫。

“你在干什么……”李孔荣看到女孩手上东西,好像是十字绣。

“不给你看!”徐佩佩把东西藏在一边,又强调道:“要好了才给你看。”

“过来吧。”李孔荣对她扬手,当她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她全身冰冷——他们出照相馆时,天就下雨了。这豪华大套间虽然有空调,可徐佩佩不知道怎么开。

“这么冷,也不怕感冒。”李孔荣将她整个人都拥在怀里,用自己的滚烫去温暖她,徐佩佩幸福的听着他的责怪,享受着浓浓的爱恋。

“相公,我爱你。”她情不自禁。

“我也爱你。”李孔荣亲吻了她的发,“记住,从今以后你就我李汉盛的娘子了。”

“嗯,对的。”小脑袋在他怀里晃动。之后她才注意到男人改了字,她好奇道:“不是叫绍盛吗?”

“绍盛不好听。”李孔荣道。“还有啊,你以后要叫我汉盛。还要记得,如果我说自己是叫绍盛,那就表明那不是我、最少是不记得你的我。知道吗?”

“啊?你会忘记我吗?”小女人开始不安,身子一拱,抬起头看着他,带着害怕。

“亲爱的,我脑子被撞过后,就有了两个我,一个是白天的,一个是晚上的。你相公是晚上的那个,不要弄错了哦。”李孔荣努力让自己微笑,尽量让他的小妻子安心。“你不要担心了,我即便记不得你,可只要睡一觉就记得了。你是我娘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嗯嗯。”徐佩佩答应着,手又摸向男人的头。

“好了,我们说正事。”李孔荣手伸向床头柜,拿出礼服内袋里的纸:“这是三首歌,你要学会。我以前照着书做了一些简谱,但不知道对不对。”

李孔荣说着就起了身,套上了饭店的睡衣,他咳了咳,清过嗓子后开始哼第一首歌的前奏,这是他会唱的数首经典英文歌之一——锁不住的旋律。

“Oh.my.love.my.darling

I"ve.hunge

血海孤狼

血海孤狼

作者:贰零肆柒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血海孤狼》的小说,是作者贰零肆柒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华灯初上时,混浊肮脏的苏州河终于被夜幕掩盖,除了因涨潮而滞留在几座桥之间的各色船只,河面上几乎全是河两岸霓虹灯光的倒影,这如同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