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 第三章 宁夫子 鲤鱼不想跃龙门女体化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 第三章 宁夫子 鲤鱼不想跃龙门女体化

发布时间:2021-01-13 18:04:2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绉浮觞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鲤鱼不想跃龙门》的小说,是作者绉浮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

>>>《鲤鱼不想跃龙门》在线阅读<<<

《鲤鱼不想跃龙门》免费试读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

年轻的夫子在上头津津有味的讲解着女诫的卑弱篇,屠鱼跃则在下头神游太虚,只差没有伏台大睡拆他的招牌。她还这么小就要开始给她灌输什么是男尊女卑,这不是要把她教养成另一个柳月娘么。

一盆好好的盆栽,左剪右剪还要绑上东西来定型,非要长成他们要求的模样失了本性才行。何必呢,难道天生天养有主见有见地就是离经叛道?

她往左瞧去,这府里的五小姐立着书本正低着头偷玩弹弓。

原以为屠邱不会留得太久,结果不是。两个月很快过去也没见他提过归期,没事就在家喂马练剑,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姓宁的秀才,把西厢划了出来,让她和她身边这个就比她大两岁的屠清雨每天准时准点来西厢报到,听夫子“传道解惑”。

“可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宁朗见屠鱼跃垂首,尽责的问着。

屠鱼跃摇头。

宁朗放轻了声音,斯文道,“有问题就举手,不要胆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用手指出来,夫子会给你解释。”

屠鱼跃点头。

尽管她是个“哑巴”,尽管她“资质驽钝”,这个夫子倒也是有教无类没把她放弃,可他不想放弃,她却想放弃了,她实在是不想学这些咬文嚼字的长篇大论。她会头疼。

屠清雨见宁朗想要走下来,便把弹弓往衣兜里塞,“好心”的提醒着。“我看她不止哑了还傻了,你说什么她都只会点头摇头。”

宁朗的眉头拢起,“五小姐怎么能当着六小姐的面说这么伤人的话,做人要懂得尊老爱幼。”

屠清雨不悦的嘟起嘴了,“又不单是我,府里的人都那么说。别人说得,我就说不得么?”

这样沉闷的课本来就不对屠清雨的口味,她得坐在这一天本来就很不高兴了,还得听这个人的训斥,她是府里的小霸王,哪里有人敢说过半句。

屠鱼跃心想二姨娘的性子泼辣得很出了名的刁蛮不讲理,仗着自己生了儿子,除了大房完全不把其他妻妾放眼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屠清雨好的不学坏的倒是学的十足,想一两句就让她转性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夫子,申时到了。”丫鬟进来报了时辰。

顾虑她们年纪还小,每天未时上课,申时就能下课了,一天上一个时辰的课。这个夫子非常的有心思,先从浅显易懂的文章或者诗词教起,不像摇头晃脑的老学究只是一味让人背书,他会一字一字的给你解释,遇到笔画多的字还会反复教,就怕屠鱼跃愚笨跟不上屠清雨的聪慧,吸收不了学问。

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夫子,只可惜啊,可惜她不是不可多得的学生,她来只是为了顺着屠邱的意思做,她和屠清雨一样上课只是为了等下课而已……

宁朗开始布置作业了。“五小姐回去后把卑弱篇抄写两遍,六小姐就把女诫二字写十遍就可以了,明日带来。”

屠鱼跃猜想这位看起来还挺有责任感的夫子一定是把她列入了伤残的行列,想因材施教所以才会对她比较照顾。可是屠清雨年纪小小哪想得那么多,她只觉得不公平觉得夫子偏心。“凭什么,凭什么她写那么少,我写那么多。”

宁朗看向她的衣兜,斥道,“五小姐你上课不专心,你以为我没发现你的小动作么,这次只是小惩大诫,下次再犯就罚你写二十遍了。”

屠清雨把书一摔,插腰发狠了,“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我说话。”

“我既然是将军请来的,就有责任把你们都教好,五小姐这样桀骜,多念书学习其中的道理对你有益无害。”

屠清雨插腰喊道,“我才不写,要写你自己写。”

宁朗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写?”

屠清雨头扬得高高的,“不写!”

“好。”宁朗弯腰捡起书本,拍了拍上面的灰。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气节,即使寄人篱下领人钱粮也是一身傲骨,不会因为谁是小姐就要卑躬屈膝。“五小姐这样不受教,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去和将军去说,他同意了你以后就不用来上课也不用抄写文章了。”

屠清雨没话了。严肃的屠邱对于她像是会吃人的老虎,是又敬畏又害怕,这个夫子要去告状的话……

屠鱼跃收拾好桌面就想走,却看到屠清雨迁怒的瞪着她,然后窃笑着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把左脚伸了出来。

果然还是个孩子,能想到的招数也就那么些。

屠鱼跃走去一脚就踩在她脚丫子上,疼到屠清雨龇牙咧嘴跳了起来。她看着屠清雨上串下跳的猴样,心里偷乐。

出了西厢开始想今晚上会吃什么菜,屠邱回来后端木凤慈怕她那大熊老爹会听到大房欺负偏房之类的闲言碎语,不但派了个叫凝脂的丫鬟来樱园伺候,四房的伙食也得到了改善。至少是不会每顿都有冷菜冷饭等着她了,她终于能在这大冷天里喝上一碗热汤。

屠鱼跃抄了近路,经过马厩。

随意的扫了一眼据说是从边关千里迢迢带回的良驹,霎的就止了步了。

她慢慢倒退了回去,张着豆子大的眼,目光对上其中一间马舍里被人遗落的一锭银……

照管马匹的小厮不知去哪了,眼下正是四下无人啊……

屠鱼跃左右又张望了下,然后抓起立在马槽旁的木棍。慢慢的,慢慢的把木棍往马舍里伸,她小心的不要去惊动里面的马儿,小心的让里面的马保持安静,可别一声嘶鸣把人引来,一个脑子已有几分痴傻的哑孩子在马厩掏银子,若是被人瞧见了还有人信她么。

她是万分小心万分小心,眼看还有那么几寸就勾到那银子了。一只马腿却踩到了那木棍上,棍子霎时就纹风不动了。

屠鱼跃抬眸。那马通体是棕红色的,马眼正对着她,额间长着一撮醒目的白毛,像雪染了顶一样。她知道,这是屠邱的坐骑,长得这样醒目,想不认得都难,果真是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马。

马腿一蹬棍子借力脱了她的手滚进了马宿里……

果然,想要发个横财也不是容易的事,她以为天上砸下的烧饼会一点也不偏的砸到她脑袋么,一般都是落到布满荆棘的地方,让她这种企图不劳而获的人有的看没得吃的。

马后腿踩到了木棍上来回的滚那棍子,马眼没从她身上离开过,鼻子朝着她连连喷出气来,好像是把那棍子当玩具了,但又更像是把她当玩具……

屠鱼跃翻开她的书包,她突然记起今早是塞了一个番薯进去的,她把番薯取出掰开两半。“想吃么?”马鼻子嗅了嗅防心还挺重,这些战马都是经过训练自然有别于外头的脱缰野马。

“不吃么?”她故意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着,那马见她吃的有味,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半边番薯,一手粘哒哒的口水……“好吃吧。”她把番薯扔到一边,引开那马的注意然后趁机钻进了马厩去捡银子。

“好久没聚在一块了,该是有七年了。”

屠鱼跃吃了一惊,听见屠逐日的声音由远而至。她手忙脚乱,抓起马厩里的稻草,盖到了自己身上。

“这次难得和父亲回皇城述职,这么突然的邀你过府一聚,没送帖子不会觉得我礼数不周吧。”

那银子就在她触手可得的方寸之外,依旧是有的看没的拿。她牺牲了一个香甜的番薯,让强烈到难以让人忽视的“马味”染了她一身,待会回去估计是免不了Nai娘的一连串唠叨的了,她要是空手而回,就亏大了……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礼了,以前你遇事总爱拿拳头解决,这次回来确是判若两人不可同日而语了。”

步子声停住了,显然外头的人正站在马舍前。

“这就是将军的玉顶马?”

“就是这匹了。”屠逐日摸了那马的脑袋,惹得它愉悦的长嘶。

“果然是匹好马,千金难求。”那人靠近了些,像想近距离观马,然后特意压低了音量。“将军兵符被扣的事你不用担心,父皇虽几日未临朝,但我问过太医他的身子已经好转。”

屠逐日添了草料进马槽里,装作自然。“满朝皆是太子的党羽,太子要是趁着这几日随意安插一个罪名除去我爹……”

“屠将军怎么说也是我朝的开国功臣,无凭无据,太子也会为自己留下后路暂时不会做绝。你要以静制动。切不能像昨日擅自去找端木丞相,好在丞相没有见你,不然太子若是参你个结党营私的罪名你就百口莫辩了。”

屠逐日低声道,“多谢四皇子提点。”那人伸手想拍马背,马儿对着他长嘶只是不是愉悦而是带了警告的。屠逐日恢复了音量,“这马脾气大的很,我花了几个月天天给它喂食它才愿意和我亲近。”

“啵——”

屠鱼跃知道番薯纤维高,人吃了容易放屁,而且都放特别臭的屁,原来马吃了也一样么?马尾在马屁股后边一甩一甩的,这马舍似乎空气不太流通,那臭气好像都往她这逼了。

她忍,努力的忍,人还没走呢,出去就会被发现了。勾践尝人粪都能面不改色了,她不过是忍个臭屁,就做不到百忍成金么。

外面的人快走吧,快走吧……

“四弟。”这么想着,祈祷着,外头却又来人,这回是屠家的二小姐。

“啵——”

她是何其有幸,一天之内见识到了两个马屁,那马好像特意把屁股

鲤鱼不想跃龙门

鲤鱼不想跃龙门

作者:绉浮觞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鲤鱼不想跃龙门》的小说,是作者绉浮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