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简笔画 第十一章 醉酒 鲤鱼不想跃龙门傲娇受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简笔画 第十一章 醉酒 鲤鱼不想跃龙门傲娇受

发布时间:2021-01-13 18:04:3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绉浮觞 状态:已完结

《鲤鱼不想跃龙门》为绉浮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店小二上了菜,屠鱼跃从筷筒里抽了筷子,刚想夹菜却

>>>《鲤鱼不想跃龙门》在线阅读<<<

《鲤鱼不想跃龙门》免费试读


店小二上了菜,屠鱼跃从筷筒里抽了筷子,刚想夹菜却好似想到什么,倒了一杯滚烫热茶,把筷头插进去搓洗。端木惟真看着,只觉得她行径古怪。

“我和姑父虽然只见过几面也从未交谈,但我感觉得出他是个铁铮铮的男子汉。表哥知道两家的恩怨由来么?”他觉得屠邱不像是会为一两句政见不和便耿耿于怀的人。

两家几乎算的上是断绝往来了。就连三弟弥月那日——

他也是偶然在门外听到父母议论才知道,是姑姑苦苦哀求姑父以江山社稷君臣和睦为重,姑父才愿意到端木家来喝这杯说和酒的。

屠鱼跃敏锐的嗅到了八卦,咬着筷子抬头认真的听着。

“长辈的事做晚辈的还是不要妄加议论的好。”屠逐日笑着,叉开了话,“你虽然高中但年纪尚小,圣上应该会过两年才给你封官,我下个月便要回边关去了,也不知多久后才回来,先在此提前祝你仕途平步青云。”

端木惟真勉强撑开了笑,看得出屠逐日的话不合他的意,他的喜怒形于色,没有端木勿离那样的控制自如。“多谢。”

屠鱼跃吃饱,筷子一放,靠在椅背上休息。从窗口望去,下边真是热闹至极,布满花灯的船只,好像一艘咬着一艘接连着打她视线里经过。“四哥待会帮我买个花灯吧。”

屠逐日问,“你想玩?”方才满大街的花灯却也没见她露出兴喜欲狂的神色。

屠鱼跃摸摸圆滚滚的肚子,她真实的年龄已经二十六了,童心也已经泯灭。拿着花灯蹦蹦跳跳欣喜若狂,那形象不适合她,她吐了两个字,只道是,“秘密。”

端木惟真看向她,“我之前以为表妹得了疾病不能言语,是装的么?”他当日在书房训诫过她,他以为她身有残疾为此有过愧疚。如果是装的……墨条、还有那本治国论,他想起来就有气。

“确实是有段时间不能说话,不过在丞相府那日,见到了那幅图,我吓了一跳就发现好像能发出声音了,大夫说可能是受了刺激的缘故。”她说的有条不紊,不徐不疾,适当的时候再把大夫搬出来做铁证。反正她从头到尾也没说自己成了哑巴,都是大夫断的病症。

端木惟真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巧合得古怪,她也是拿这种无巧不成书的理由来说服她父兄?屠逐日淡笑着,没对妹妹的话辩驳。端木惟真心想,不会只是拿来搪塞他这外人吧。

端木惟真秋后算账,“表妹可是毁了我的蟠龙墨条的,还记得么?”

屠鱼跃茫茫然的,努力回想才记起他说的是那一桩。记起后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在府里还从没研过墨。你让我做我没做过的事,那出了差错……”端木惟真斜着眼在瞪她,“我不是要推卸责任,我请四哥赔给你就是了。”找一根一模一样的应该可以吧。

屠逐日倾过身子,在她耳边低声道,“蟠龙墨条是蛮国进贡皇上御赐的,整个皇城就三根。”

也就是说有银子都买不到了,屠鱼跃改口,“我赔银子。”

端木惟真回道,“我不在乎银子。”

她是哑口无言,端木家贪了几代,朝堂上年年新人换旧人,只有端木鹤延屹立不倒刮了一层又一层。金山银山,怕是都富可敌国了吧,丫鬟穿的料子都能抵得上富家小姐了,怎么还会在乎银子。

真正的视钱财如粪土了。

端木惟真想了想,招来小二嘀咕了几句,便说道,“这样吧,这台秀楼除了酒菜还有一样东西是出名的。”他指了指她身后。

小二搬了一个圆状物体来,那物体上有孔洞从孔里穿过绳子打了个结,然后挂到了屏风上。

“表妹若是三支短箭都能射到盘心上头,蟠龙墨条和治国论弄坏的事都一笔勾销,若是不中,就到丞相府给我研墨整理书籍两个月。”

她好歹是将军府的小姐,就算是庶出,怎么也要顾念着她老爹是将军这层背景吧,奴役她不就是要丢她老爹的脸面么。屠鱼跃回过头,却见端木惟真说的认真全然不像是在开玩笑。

“表弟。”

端木惟真打断屠逐日的求情,“表哥,弄坏了东西要还是天经地义的,即使是到了圣上面前也是这样的道理。我也不为难表妹,表妹也不必离得太远,只要站在原位朝着那盘心射就行了。”

屠清雨本来觉得他们话题无聊至极,拿了糕点趴在窗边兴致勃勃的看花船,但瞅见小二取来的东西,眼睛发了亮,“这东西我没见过,我先玩。”她站到屠鱼跃旁边,抢过店小二手里的短箭便扔。

距离看起来不远,但要中盘心难度颇大。至少屠清雨扔了好几支了,没一支是成功的。

屠鱼跃盯着那木盘,刷了红色的盘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若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都中了,表哥真会一笔勾销?”她挑眉,听见端木惟真回答道,“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六妹有把握么?”屠逐日问着,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碰巧的事情,她从未见过这东西也未玩过,要中,怕是很难。

屠鱼跃拿起三支短箭,“我试试吧。”屠逐日把屠清雨拉开,她闭起一只眼睛瞄准着,她上辈子在家还挺爱玩这个的,射飞镖,户内运动不用跑不用跳,衬极了她这个惰性十足的懒人。

只是换了一个躯壳,不知道那手感还在是不在……

屠鱼跃连着三发很快的投了出去。

端木惟真本只是打算吓唬吓唬她,哪知当真见她三发连中,倒是傻眼了。“你有玩过?”

上辈子有玩过吧,但对她来说也算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了,这之间跨了多少时空,穷极一生,她这凡人都算不出来。“没玩过,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东西,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端木惟真眯起眼来,“不是常练的人可扔不了这么准。”他可不信是运气使然。

屠清雨不服输的拿起好几支短箭,打算扔到中为止。“呀!”她咋呼一声,跑到了窗边,“是二姐和坏夫子!”

“又在胡说什么。”屠逐日踱步到了窗边,大娘对大姐二姐管教极严,绝不会让她们和未婚的男子上街玩乐的。

“我没胡说,分明就是。”她眼神极好,百步之外的叶子经络都能看的清楚,怎么可能认错人。屠清雨指着下面往来的人群,“在那呢。”

他只看到走动的路人,屠逐日轻斥道,“不要再胡说了,让人听到了会有损你二姐的闺誉。”

屠清雨生气道,“哥不信我!”她拔腿跑下了楼,打算拉住坏夫子证实。

“清雨!”屠逐日叫不住她,他抬眼看了看坐在椅上的屠鱼跃,不能抱着人追吧。“表弟,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会儿六妹,我很快回来。”他下了楼。屠清雨仗着蛮力横行无忌,屠逐日总要顾忌些怕撞到老人孩子。“清雨。”一转眼他就被落在很后了,也不知这一追要追多久才能把人拉回来。

端木惟真叹气,他来酒楼是要图个清静借酒消愁的,却不想要反过来帮着照顾孩子。屠鱼跃的手静悄悄翻开桌上另一个酒杯,端木惟真见状,摁住,“你才几岁,要喝酒早了点。”

她侧目瞧他,她就是知道屠逐日一定不准她沾酒,见他离开才觉得机不可失的。“表哥也比我大不到哪啊,不是才十三么?”也就说他还没过十五呢,也是个未成年,都是未成年五十五笑百步,有差么?

屠逐日寒着脸道,“我和你怎么一样,皇城的男孩即使打小就喝酒也没人说什么,你是女的要是喝醉了发酒疯能看么?”

“我喝不醉的。”她肯定的说着,她只是兴起,想沾丁点酒气。当嘴馋也好,缅怀也好……

端木惟真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就不会发酒疯。”他听闻姑父治军严苛,对儿女管教应该也不会放松到哪。就算他不管吧,那姑姑也不可能坐视让府中女眷喝的酩酊大醉不成体统,既然没喝过她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发酒疯。

“我真的不会发酒疯,我只抿一小口。”她两指比了一个距离,保证道。

他把酒壶挪到一边,她够不到的地方。“等你十五过了,你再抿一小口吧。”

屠鱼跃眼珠子转了转,“表哥玩过石头剪子布么?”

端木惟真夹了口菜,勉强分了点心神出来,猜测她想做什么,这丫头有些小聪明,最擅长的就是装疯卖傻。“什么石头剪子布?”

屠鱼跃握拳,“石头。”伸出两指,“剪子。”张手,“布。石头赢剪子剪子赢布布赢石头,我看你这样喝酒也挺闷的,我们玩这个吧,输的听赢的一个要求。”

端木惟真看穿她的心思,“你来来去去不过还是想喝酒,免谈。”

屠鱼跃尾音拖得长长的,“你是怕输吧。”

“我做人处事喜欢直来直往,不喜欢玩心机也不喜欢别人对我玩心机。但我不是傻子,激将法那套对付不了我。”

屠鱼跃无聊趴到桌上,与其这样干坐着还真希望屠逐日快点回来,回府算了。

端木惟真想了想,翻开她刚才碰过的那杯子,倒了酒水进去,道,“石头剪子布我不玩,要玩就来行酒令,你要接得上,我就让你抿一小口。”

“我文采不好,这样对我不公平。”她对之乎者也平平仄仄的向来是一窍不通,以前看古文没注解都是一知半解,哪里会行酒令。

端木惟真道,“你要玩什么石头剪子布的时候也是挑了你擅长的,也没想对我公不公平啊

鲤鱼不想跃龙门

鲤鱼不想跃龙门

作者:绉浮觞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鲤鱼不想跃龙门》为绉浮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店小二上了菜,屠鱼跃从筷筒里抽了筷子,刚想夹菜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