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动画片 第十六章 佛门清静地 鲤鱼不想跃龙门章节列表

《鲤鱼不想跃龙门》鲤鱼跃龙门动画片 第十六章 佛门清静地 鲤鱼不想跃龙门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1-01-13 18:05:1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绉浮觞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鲤鱼不想跃龙门》由绉浮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端木惟,屠清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她以为宁朗的事算是过去了,夜黑风高,没半个人证,

>>>《鲤鱼不想跃龙门》在线阅读<<<

《鲤鱼不想跃龙门》免费试读


她以为宁朗的事算是过去了,夜黑风高,没半个人证,没人看到她放人也就没人知道她在和端木凤慈对着干。宁朗走了,去哪她不知道,总之不回故乡就好,端木凤慈就算想斩草除根吧,茫茫人海,要找人就如大海捞针,等过了几年,这事淡去了,她想就会不了了之了吧。

所以她当真是以为事情算是过去了的。

只是屠花舞、屠弄影出阁在即的某一日,端木凤慈突然就说要去灵泉寺为她二人上香,众人忙着准备香烛斋果,这位当家主母突然发话,“鱼跃,你陪我去一趟灵泉寺吧。”

屠鱼跃心里揣测着她想做什么,她并不想和端木凤慈待在一块,她怕会被吃掉,吃得连骨头渣滓都不剩下。端木凤慈为两个女儿去求神拜佛,两个女儿不带,却要带她去。

端木凤慈上了马车,回头睨她一眼,“快上来。”

柳月娘拉住了屠鱼跃,好半响才鼓起勇气,“还是我陪着姐姐去吧。”

从前总是端木凤慈说什么柳月娘便照做,她现在终于是慢慢学懂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端木凤慈道,“今时不同往日了,你还怕我把她吃了么?鱼跃,快上来吧,不过是求佛祖庇佑你两位姐姐,也算是你尽了做妹妹的一份心,不是么?”

她叹气,去不去是由不得她了,屠鱼跃对着柳月娘道,“我会……”快去快回,这样说好像是对佛祖不敬吧,“……诚心祈求佛祖保佑大家的,放心吧娘。”

她踩着小凳上了马车。车夫甩动马鞭,马车动了起来。

她坐在端木凤慈的对面,听见她说道,“鱼跃,我这个做大娘的,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你呢。以前你像一只鹌鹑,见到谁都打哆嗦,自从你摔破了头,倒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了。就连你娘的性子转变了都是你的缘故吧?”

屠鱼跃眼观鼻鼻观心,不回话。

“你是将军的女儿也就是我女儿了,你又救了屠家上下,你怕什么呢,怕我会动你?”

风卷起半幅车帘,街上人来人往井然有序太平的很。而这不过容下五六人的马车里,她和她的后娘一块坐着,却是不太平。

她知道世上不是所有的后娘都像白雪公主的后娘一样的心狠手辣,会逼迫继女吃毒苹果,但她对面这个……

“大娘说笑了,我怎么会怕您呢。”

“是啊,你怎么会怕我呢。府里的人从来没一个敢对我阳奉阴违过,这么多年来是一个也没有,只有你,明知道我下了命令,还是把宁朗给放了。”

屠鱼跃装傻,“大娘在说什么呢?”

“那晚你是三更出去的吧,一个时辰后才回来。”

端木凤慈说的肯定。

屠鱼跃心里有些窝火了,能把她出去回来的时间知道的那么清楚,九成九是园子的人。躲在暗处监视么,是不是她沐浴如厕都有人在站岗。“原来大娘插了眼线在樱园里,是谁?凝脂?还是其他什么人?”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端木疯慈话锋一转,眼神凛冽,怒道,“我以为你聪明你却做了蠢事,你把宁朗放了,你知不知道给屠家给你三姐留下了多大的隐患。”

将来若是有一日,东野昊知道了弄影有这么一段往事,还能举案齐眉相敬如冰么,只怕是日复一日的猜疑不得安生。

屠鱼跃平静道,“大娘,你为三姐想我能理解,但夫子是无辜的,他也有娘亲,你怎么就不能将心比心。三姐不喜欢四皇子她都决定嫁了,你就不能看在她牺牲自个儿的份上,放她心上人一命么。”

“这样的话也是你能说的么,大逆不道!”端木凤慈扬起手,像是要请她吃巴掌。

屠鱼跃是自上车,全身的细胞就一直在呐喊着“提防”的。端木凤慈语气里的声调是高是低,她的一举一动,一扬手,她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她可不愿意傻傻的挨打,屠鱼跃歪过身子避过。

端木凤慈见她敢躲,更是大动肝火。“宁朗就是这么教你的,三纲五常全然不知,竟敢忤逆顶撞长辈?”

屠鱼跃扶着马车的窗柩,好在马夫驾车驾的平稳,她站到马车的角落,可不愿意再和端木凤慈挨近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又动手。

“我只知道不该滥杀无辜,也不该草菅人命。大娘是礼佛的人,难道没听过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不怕今天种恶因明天收恶果么?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依我看不伤人命就是在积德了。”

端木凤慈若是真为屠弄影她们想,就该把她这表里不一的个性也改改,不要只动佛口,也该养养佛心。

她就是这样做人做的太假,屠花舞她们才会有样学样。若是也学了她的手段,嫁了人以后,不甘不安不忿,那就是自己不让自己好过,与他人无关。

端木凤慈瞪着她,也不知是不是许久没人顶撞她,屠鱼跃今日冒出个例外,她刺激太大。“真是好一张伶牙俐齿啊。”

屠鱼跃道,“我说的是事实。”她不想和她吵的,她崇尚的是温和的解决方法不动武力,但道不同不相为谋,端木凤慈明显不和她一道,不吵都吵了,就挑明说吧。“我看得出你对我爹是全心全意的,若是有一日丞相对你说我爹将会成为你的隐患要把他杀了,你会怎么样?你会感激丞相一片苦心么,只怕你会恨死你丞相吧。”

“闭嘴。”端木凤慈激动的要站起来。马车碾过一颗小石子,颠了下。端木凤慈站的不稳,跌坐回位置上。

马夫问道,“大夫人您没事吧。”他不是没听到她们两人在争执,只是他做下人的,有些话听到也只能当作听不到。

端木凤慈依旧在瞪她。屠鱼跃心想瞪吧,只要不伤害她的身体发肤,她爱瞪多久就瞪多久。“大娘,您还是安安稳稳的坐着吧。”她是好意相劝。

端木凤慈在急促的吸气呼气,似在平复她的情绪。

屠鱼跃纳闷了,她方才是哪一句戳到她痛楚了么,竟然全然不见了她的端庄,发起疯来。

“我问你,你知道墨染那孩子故乡在哪么?”端木凤慈忽的问道。

“墨染?”屠鱼跃警戒起来,“大娘问这做什么?”不会又想了什么阴谋诡计害人吧。

“一个秦楼的孩子住进了将军府,我总要把他的家世背景调查清楚,你以为将军的义子,这个身份是人人能有的么?”

话倒是在情在理,不过端木凤慈能把她的作息时间知道的一清二楚,说明她对调查监视那一套自有心得。她不知道墨染怎么会被盯上,但端木凤慈既然有所怀疑一定会找人查,怎么还会来问她墨染的出身?难道派去的人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我不知道。”

端木凤慈猜疑道,“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他的过去我没问,因为不想去做揭人伤疤的事。”

屠鱼跃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没有指桑骂槐的意思,但是端木凤慈听在耳朵里,全然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马车停了下来,“夫人,灵泉寺到了。”丫鬟在外头说道。

本该在车上服侍端木凤慈的丫鬟被她遣开,这个大娘只和她同车,是有话要问又不想太多人听到吧,是哪一段?宁朗和屠弄影那段还是墨染那段……

端木凤慈被搀扶着下了车,端木惟真迎面走来。“姑姑。”

端木凤慈朝着他点头,然后斜着眼对着屠鱼跃道,“我要去大殿求签,你自己走走吧。”

她能去哪里走走啊,这是佛门清净地又不是市集庙会名胜古迹,说是让她来祈福,不过是想在车上套她话而已。等端木凤慈走远,屠鱼跃才道,“丞相也来了吧。”

端木惟真挑眉,“你怎么知道?”

“表哥当我乱猜的好了。”她凝着端木凤慈走进了大雄宝殿,沉思着,好半响,才发现端木惟真在睨着她,没给什么好眼色。“表哥身子好了么?”

“废话,我身子不好能下床走动么?”端木惟真看见她一双迷茫的绿豆小眼,怎么看都不是聪明的人,可偏偏做的都是让他大感意外的事,不能不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她笑道,“我确实是爱说废话,让表哥笑话了。”

端木惟真瞪着她,瞪她的嬉皮笑脸,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丫头,“既然知道自己的缺点,以后就少说话,免得给姑父抹黑。”

寺里的小和尚走了过来,双手合十。“施主,茶水已经准备好了,请到殿内饮用。”

端木惟真双手合十,“有劳了。”他跟着那小和尚身后,走了几步回头,谈不上和颜悦色,他总不能把一个八岁的孩子仍在这里,虽然这孩子压根不像八岁。“要不要喝茶。”

屠鱼跃看了看那庄严肃穆的大雄宝殿,也不知道端木凤慈多久才会出来。她点点头,跟上了他们。“表哥对这里好像很熟。”沿路撞见的和尚都有跟他打招呼。

她八卦的问着,端木惟真道,“我NaiNai在生的时候,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带着我来寺里为爷爷祈福。”

“……”那这寺还真是灵验了,端木鹤延到现在在朝堂上还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跺跺脚,除了她老爹外的一品大员都要点头哈腰谄媚逢迎。可惜啊,可惜端木惟真的NaiNai估计是忘了给自己祈福了,才早早归了离恨天,阴阳相隔。

“她离世之时,叮嘱过我在她要往生以后常来灵泉寺添香油为端木家积福。”

屠鱼跃四处张望,这灵泉寺远离嚣市,少了管弦丝竹,只留清远梵音

鲤鱼不想跃龙门

鲤鱼不想跃龙门

作者:绉浮觞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鲤鱼不想跃龙门》由绉浮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端木惟,屠清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她以为宁朗的事算是过去了,夜黑风高,没半个人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