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清贫乐》清贫乐读音 第十九章 打架 清贫乐总受

《清贫乐》清贫乐读音 第十九章 打架 清贫乐总受

发布时间:2021-01-15 18:02:0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半花容 状态:已完结

《清贫乐》作者:半花容,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琴,艾定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艾芬的大脑飞快转动,想要想两首应景的诗词。

>>>《清贫乐》在线阅读<<<

《清贫乐》免费试读


艾芬的大脑飞快转动,想要想两首应景的诗词。

她前世上了十多年学,比起那十年寒窗苦读的的士子们也只有多没有少。就算在平日里,也能偶尔想起一两首诗词应应景儿。

可是关键时刻,她却是半首也想不起来了。只见她眼珠子一转,对着万先生福了一福,苦笑道:“夫子,艾芬今日承蒙夫子青眼。”其实她更希望是白眼,观察着万先生的神色继续说下去:“艾芬曾经听父亲提起过,诗在六经中是独树一帜的,也是六艺之中的乐。倘若只是平仄相符对应,没有意境,也只不过是对仗工整的对联罢了。”

艾芬见万先生依然绷这个脸,心里暗自叫苦。她其实也就记得这几句,想多卖弄也不行,只好将话音一转:“艾芬虽然有幸蒙家父教导,也不过是父母不愿意女儿做个懵懂无知的睁眼瞎罢了。自身并没有得到像夫子这样有学问的人授过学。”

一顶高帽子戴上去,万先生的脸色稍微有点好转,艾芬继续绞尽脑汁顺着捋:“艾芬也不敢欺瞒夫子,因为艾芬年纪小,又是个女子,父亲确实不曾教过这些学问。倘若勉强做来,也是难登大雅之堂之的打油诗罢了。

万先生听后沉吟半响,这事确实不可能打谎。毕竟是真是假,一问便知。他也真是神经质,一个五岁的小姑娘,再是聪慧伶俐,又怎么可能会这些?不过是父母爱子之心罢了,天下间做父母的看自己的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聪明伶俐,可笑他还拿这种话当真,真是越活越迂腐了。

艾芬说到这里见万先生似乎有点动摇,赶紧添柴加火继续转移视线:“何况夫子今日本是为了检查艾芬两个哥哥的学业而来。夫子不如还是先点评下三哥哥所做的诗词吧。看三哥神色,有了佳作也未有不可。”

艾芬的言下之意,便是万先生非要对着自己追问下去,就是本末倒置了。

万先生也不是个迂人,听后暗自叹了口气,对着艾承君道:“承君,既然如此,那就你来吧。”对艾承君也并没有抱多大希望。眼前这两个学生,一个资质鲁钝,一个资质平庸。

艾承君闻言,赶紧吟了一首并不出彩的绝句。

艾芬听了艾承君吟的诗后有点纳闷,照理来说,人精似的艾承君的能耐不因该只有如此中庸才对。那是为么使得他如此守拙呢?想了想,反正不管她的事情,管那么宽也没用,就丢开了。

万先生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捋着胡须摇头道:“太过于中庸了,平淡无奇。虽然无大过之地,却也没有出彩之处。还得再此方面多下些功夫才行。”

艾承君忙不迭点头,一脸受教地模样:“学生记下了。日后再多多地下功夫,定不负夫子对承君的厚望。”

万先生闻言点了点头,虽然这话他也听了不下数十遍。再抬眼看了下艾承辉,见艾承辉的头都恨不得低到底上去。叹了口气,这个馆虽然清闲,却也没有成就感,又不好太过为难艾承辉,李氏护犊子的厉害他已经是领教过的了。

罢了,万先生怅然地对着众人摆了摆手,捋着胡须顺着西面那扇小门出了院子。

艾芬见万先生走了,长舒了口气,坐回凳子上。心里暗自庆幸这万先生不是个固执到底的人,不然今日可真是不好善终。

情急之下她虽然想的起一两首诗词,却捏不准到底是北宋以前还是北宋以后的。看来她日后还是要夹着尾巴做人才好,这种事情要是再来一次,就不这么好推脱了。

“真是看不出啊,三妹还是个能人!长了好一张利嘴,居然能说的夫子都改了主意!”见夫子走的没影儿了,艾承辉便朝艾芬发难。

看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艾承辉,艾芬有点疑惑,这两人个怎么还杵在这里不走?

艾承辉见艾芬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火大,连连厉声追问道:“刚才我吟诗的时候你笑什么?说,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刚才做诗的时候,他分明看见艾芬和梦圆满眼的幸灾乐祸,这不是笑话他是什么?

艾芬愣了下,这算是秋后算账?不等艾芬回答,艾承辉再次开口:“怎么?心虚了?不敢说话了?刚才笑话我的神气哪里去了?”

艾芬见状,暗呼不妙,她只顾看热闹,忘记了艾承辉最是死要面子,又最是睚眦必报的人,艾承辉能忍到现在才发作,已经算是好的了。

艾芬赶紧摇头撇清:“二哥哥刚才看错了吧?夫子考哥哥们的学问,妹妹刚才除了规规矩矩的站在这里,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哪里有胆子敢笑话你。”

艾承辉明显不信,指着艾芬的鼻尖:“不可能,你当我好糊弄是不?还有你,”看见梦圆,反手一指:“刚才你都笑出声儿来了!我听得清清楚楚!竟敢嘲笑我,是不是觉得我不收拾了你们?”

她有笑出声儿来吗?好像没有啊,艾芬眨了眨眼,忙继续开脱:“哥哥真的是冤枉艾芬了!你和我乃是至亲的兄妹,哥哥着急吟不出好诗来被夫子责罚,妹妹脸上也无光啊。何况艾芬年纪小,根本就不懂得诗的好坏,又怎么能笑话哥哥呢。”

艾承君听后也觉得有理,拉了拉艾承辉的胳膊:“是啊,二哥可能真的冤枉三妹了。三妹不过五岁年纪,最是天真烂漫不过,哪里有那么多坏心肠笑话二哥?”

艾承辉一句也听不进去,使劲推了一把艾承君:“艾承君,你少在这里帮她说好话!我知道你这个孬种是怕被大人责打。你怕,我可不怕!赶紧闪一边儿去,挡了我的道儿,小心我连你也一起招呼!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想抵赖,没那么容易!”

艾承君拉了下艾承辉的胳膊,悄声道:“万一大伯知道了,我们都要跪祠堂。”

说完,艾承君退开了几步,低着头不再插话,他能帮她们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他得为他的姨娘卫氏考虑。

想起跪祠堂,艾承辉顿时有点泄气。他想了一会儿,他收拾不了艾芬,还收拾不了一个小丫头吗?

只见艾承辉将两腿分开,微曲着双腿,指着胯下对梦圆道:“想抵赖?不过是个没胆子的贱婢!好,只要你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再从这下面爬过去,小爷我今儿个就开恩饶了你这个贱婢!”

梦圆虽然大大咧咧,却是个不肯服软的,见艾承辉左一个贱婢又一个贱婢,早就不耐烦。拍了拍手,冷笑道:“承辉少爷,真是个主子,好大的主子架子!就是不知道少爷你那只眼睛看见我笑了?那只耳朵听见我还笑出声儿来了?你是有做官的舅舅,还是有当差的叔叔?没有真凭实据就想要诬陷好人……”

梦圆一番话说的艾承辉脸红脖子粗,艾承辉随手指着一个小书童问道:“证据?你要证据,小爷就给你证据!你说,刚才这个该死的贱婢是不是笑话小爷我来着?小爷今天还非要给你这个贱婢一点颜色瞧瞧!”

被点将的小书童暗恨躲的不够远,估量了一下眼前的形式,小声道:“这个,小的,小的刚才没怎么注意,实在是不知道……”说了一半儿的话,在艾承辉的眼神下,改口道:“好像有,对,好像就是她笑话少爷您来着。”

艾芬也有点生气,想到她一个成年人,也没有必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抢在艾承辉之前说到:“他说的不算,他是你的书童,怕回去被你责罚,当然偏着你说话了!我说了,我们没笑就是没笑!”说完拉起梦圆走要走。

艾承辉见艾芬和梦圆通不把他放在眼里,手拉着手这就想要走,忙侧身把两人的去路拦住。

艾芬拉着梦圆两人,左右来回走了几次,都被艾承辉拦住没能走出去。

梦圆更是轻蔑地冷哼道:“好狗不挡道儿。”

这句话无疑是一颗Zha弹,顿时将艾承辉残存的理智炸成了碎片,他照着梦圆就使劲一推:“你说谁是狗?今天不说清楚,谁也别想离开这个亭子!小爷还不信了,连你个贱婢都教训不了。”

梦圆不过五岁大小,被艾承辉恼羞成怒之下全力一推,顿时摔到了地上,刹时疼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爬起来还兀自犟嘴:“承辉少爷,我只是说挡道儿的是狗,又没有说你!你这么上赶着承认自己是小狗做什么?”

艾芬和梦圆从小一块儿长大,早就情同姐妹。见梦圆被艾承辉推dao在地,脾气也噌的一下子冒了上来,推开艾承君大叫:“你这是干什么?居然对女子动手!”

见梦圆右手手腕被蹭破了皮,浸出丝丝的小血珠子,艾芬更是生气:“我们就是笑话你了怎么地吧?刚才不知道是谁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大气也不敢哼一声儿!现在倒好,拿我们这些小丫头逞能出气!有本事你就做一首好的来,让我们也心服口服。以后谁还能笑话你?自己做不出来,还不许人笑话?”

艾承辉本来就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又给艾芬用言语一激,抡起拳头就要伺候艾芬两人。

艾承君赶紧上前两步拦腰抱住艾承辉,不想艾承辉一身蛮力,眼见就要拉不住了,艾承君对一旁的傻站着的书童们吼道:“你们两个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上来劝架,要是真打起来了,你们两一个也逃不了挨板子!”

两个书童顿时苦着一张脸,不拉着,回头要被老爷打板子;拉着,回头艾承辉也不会饶了他两。

见两个书童不肯有动作,艾承君也火

清贫乐

清贫乐

作者:半花容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清贫乐》作者:半花容,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苏琴,艾定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艾芬的大脑飞快转动,想要想两首应景的诗词。

小说详情